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重生之少女神棍 > 番外:那些年 苏妮

番外:那些年 苏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妮开始懂事。她几乎没有出过苏家大院。      她生病了,病势来得很凶,这一次,她以为她的爸爸妈妈会心疼她,会留下来陪着她,她求了苏家老爷子给远在英国的妈妈打个电话,让她回来陪自己。      她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跟妈妈说的,妈妈没回来,爸爸回来了,却只在床边看了她一眼,就走了。      知道她发高烧,他甚至都没有抬手摸一摸她的额头,就离开了。兴许,是看她太过可怜,苏卫国说,“好好养病,等你好了,我……我会再回来看你。”      那一眼,让苏妮瞬间长大了,淡漠的,带着些怜悯的眼神,这世上会有一个父母看自己的儿女是怜悯的?      不,会有宠溺,会有心疼,会有不舍,却惟独没有怜悯。      苏妮不懂,她紧紧地抓住被子,轻轻地哭,哭得很伤心。她不懂,她的爸爸妈妈为什么不喜欢她。      是警卫员叔叔在医院里陪着她,看到别的孩子都是父母送过来的,在一旁细声安慰,连扎个手指血都心疼得要命,比扎在自己身上都要疼,苏妮除了羡慕,还是羡慕。      旁边有阿姨在和自己的宝宝说,“看看那个小姑娘,多乖啊,你比人家还大呢,怎么这么不听话?”      苏妮只笑笑,她那时候不懂,后来才知道,不是她不想哭,不想闹,不想引得大人心疼。实在是,没有人会心疼她,她不知道该和谁哭,和谁闹。和警卫员叔叔吗?苏妮做不到,人家是公事公办,若是她真的闹起来,就是无理取闹。      那一年她几岁?苏妮忘了。她上完学回来,一个背着破麻袋的老爷爷在外面在路上拦住了她,用一个金色的如意约她到了旁边的咖啡屋,听了老爷爷的话,她才知道,她不是苏家的孩子,老爷爷说她是他的孙女,她不信,她明明是苏家的长女嫡孙,怎么能是那个穷得只穿得起一身破衣服的人的孙女?      她已经懂事了,苏家带给她的身份让她在京城里的贵女中享到了荣耀。<>她比一般的孩子早熟,若是那个老爷爷早一点来,或许她会听他的,跟着他回去,可他到底来晚了,她没办法跟着他回到她应该待的雷家村。      她跟着苏老爷子去参加一个酒宴的时候,她看到了徐承墨。少年的徐承墨如谪仙一般,他的冷着的脸,他的挺拔的身,他的不羁的气势,他的淡淡的一回眸,从此后,苏妮的眼里再也容不下别人。      她听到了别人的话,“那是墨少呢,好多年没有看到他了,听说很小的时候就和苏家的女儿订了婚。”      她从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站在洗手台前面,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许久,一时间,她都忘了自己,忘了这个世界,只沉浸在刚才听到的那句话中,迟迟走不出那魔障。      苏家的女儿,没有人说是谁,但苏家,只有她一个女儿,除了她还会有谁?      来的这个老爷爷姓雷,听到雷老头说的话,苏妮吓得腿都软了,冷汗冒了一身,若不是在外面,若不是当着众人的面,她一定要将那老头撵走。她可以舍弃了荣华,舍弃了富贵,却无法舍弃已经在心里铸下的那个人。      他的不入凡尘的气质,他的完美如雕塑般的脸,他的举手投足般如王者般的气质,还有他背后的家族,身份和背景。      她想,这世上或许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够不为这个人吸引,不去迷恋,舍得离弃。      她想,命运何其公正。她从小没有父母疼爱,身边没有家人,最后却给了她这样一份姻缘,生活对她还是公平的。      只是,她心里却再也放不下,她总觉得她现在的这份生活像是偷来的,至于偷了谁的,她心里清楚,雷老头没有瞒着他。她甚至有些怨恨,雷老头竟然让苏茉还活着。<>      她偷偷去看了那个女孩子,和她调换了身份的女孩。她一身破衣烂衫,背着一个破旧的书包,行走在乡间田野,她一身淡然的气质,款款而来,竟然苏妮恍然如身在皇廷兰院,看苏茉脚下步步生莲。      那一刻,苏妮心底里有种来源于骨子里的恐惧。那一晚,她做了个梦,梦到她所拥有的一切都被苏茉夺了回去,身份,姻缘还有……性命。      雷老头在京城待了三个月,将雷家祖上传承下来的功法和堪舆的本事都教给了她,告诉她,想要保留所拥有的这一切,唯一能做的,就是比苏茉强。      只是,她一开始就输了。很多年后,她终于明白她不战而败的原因就是,苏茉无所求,而她,心底里有太多的执念。      徐承墨被他同门的师叔陷害,丹田被毁。从此,苏妮也踏上了偷偷为他寻找修复丹田的路。尽管,她和徐承墨说话的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徐承墨是那样一种人,神龙见首不见尾,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逗留何处,便是徐老爷子。      苏妮找过几次机会,跟着苏老爷子去过徐家老宅。她渐渐地大了,脸也长开了,她成了一个小美人儿,她心里的想法苏老爷子看在眼里,也喜闻乐见。尽可能地帮她创造机会。      她第一次去的时候,徐承墨坐在院子里的枣树下,棋盘放在他的跟前,白子和黑子厮杀得很激烈。他一手执黑,一手执白,白中有黑,黑中有白,晶莹透亮的棋子映得他美玉一般的脸散发着淡淡的光辉,令人移不开眼。      苏妮一下子就看得呆了。她走上前去,和徐承墨打招呼,喊他“承墨哥哥”,徐承墨只淡淡地掀开眼皮子看了她一眼,连应一声都不肯。可苏妮却为他肯看自己一眼暗自高兴。她想,他到底对自己还是不同的。      她提出陪他下棋,巴巴地等着他答应,可徐承墨却依旧没有吭声,自顾自地下了一会儿,最后,两手将棋子一丢,一盘棋就凌乱了。<>      棋子是上好的棋子,前朝皇宫里留下来的,他就那么随意地往棋罐子里一颗颗扔着,最后起身就走了。      苏妮心里委屈极了,她是他定下来的未婚妻啊!      再后来,苏妮是在王家的酒会上看到过他两次。她知道他和王家兄弟好,每次王家有喜事,她都会想方设法地去,只是,再没有能和他搭上话。      十六岁那年,徐承墨去了大别山,听说那里有一座古墓,很诡异。徐承墨为了修复他的丹田,已经奔波了三年了。他在那里遇到了她,徐承墨这么多年来,对谁都很冷淡,苏妮以为这就是他的性子,后来才知道,不是。      他原来也是一个平凡的人,会笑,会担心,会紧张,会忐忑不安,只不过所有的这些只有在面对自己心爱的人时,才一点一滴地流露。      而从前,他只不过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能够引起他情绪波动的人,直到他,遇到了她。      那一晚,下了大雨,苏妮站在雨中,泪如雨下,泪水混着雨水,根本分不清脸上的到底是泪还是雨。      苏茉,竟然是苏茉,一个从雷家村里走出来的女孩子,就算她身上流着苏家的血,但她从小在山野乡村里长大的,凭什么她还能拥有一身荣光?      徐承墨竟是那般在乎她。      苏妮让苏老爷子给徐老爷子施加压力,让徐承墨回了京城,他当着两家人的面不承认徐家和苏家定下的亲事,哪怕苏妮是苏家的亲生女儿。更何况,他们都知道,苏妮其实不是。      而徐承墨在六岁的时候给自己定下的媳妇儿,竟然真的是苏茉。苏妮不信,她想要让苏茉死,让苏茉交出霁雪。她们之间从出生就存在一场不死不休的战争,只不过这一场战争来得晚了一点,晚了十六年。      眨眼间,苏茉竟然在苏妮的疏忽下成长得这般强大了。      无数次,她目睹了徐承墨对苏茉的好,那个从来冰冷的男人在面对苏茉时,竟然是那般的小心翼翼,她是他世界里的稀世珍宝,是比他的性命都还要宝贵的世间无双。      苏妮明白,就算苏茉最后死在了她的手下,她也输了。      在徐承墨的世界里,苏妮和苏茉从来就不是对手。苏妮和苏茉争的是徐承墨,而苏茉,从来就没把苏妮当做敌人。      因为,她根本就不配。      再后来,苏妮争的不再是徐承墨,而是苏家,她要留在苏家,她不想失去她现在拥有的,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苏妮已经无立足之地了。      她动用了最后的底牌,那便是僵尸村,金如意的背后是那个人,当那只手出现的时候,她以为她还能逃过一劫,可苏茉,根本没有给她留任何退路。      她留了最后一口气见苏茉,她的魂魄执意停留的时候,她在想,她不是死在苏茉手上的,这世上其实无人能让她死,她是死在自己手上的。她心里的**太多,最后把她的性命给挤走了。      她坚持见了他最后一面,也告诉苏茉,不再相见了,再也不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