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圆地方 > 大结局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有的人都叫到了六嫂家里商量六哥的后事,只有二毛没有来。 “白玲已经买好了墓地,咱们把老二和小六子跟师傅,师娘和师伯埋在一起。其实,把小六子埋在他老娘跟前也是对的,只是老人家已经去世那么多年,当时又没有留墓穴,即使把他埋在老娘的陵园还是不能算陪伴她。所以,我就想这么办。如果大毛有看法现在可以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商量。”沈建功说。 “就听大哥的,我哥哥的师傅和师娘把他当亲儿子,按理说他和他们还有半子之劳,埋在他们跟前也是合理的。”大毛说。 “二毛想不通怎么办?”沈建功问。 “二毛的事我来办,大哥就只管安排吧。”大毛说。 沈建功和六嫂、佟川来到通州,找老大商量迁坟的事。 老大说:“眼下正是时候,天气不冷不热,如果安排好了,我这就准备起坟,但也得跟办丧事一样的规模,因为这等于是出殡。” “好,这的事你安排,我们等着你的消息。”沈建功说。 挑了好日子,佟川找了三辆顶级的殡葬车来到通州,此时老大已经在坟前搭好了灵棚,原来能找到的许三儿的徒弟们也来了,加上北京这的人一时也是一大片人。大家在三位老人的灵位钱磕头烧纸,备上香烛纸马祭奠一番,三位老人的骨灰盒从坟冢起出放在车上返回北京。 下午的时候,一行人加上大毛一家子来到新买的墓地下葬,免不了又要祭奠一番。六嫂在墓地哭倒在地几次晕厥过去,一家人分外的伤心,只是没有二毛的影子。 沈建功问大毛:“怎么二毛还是没来?” “来了,在那边站着呢,她说要等咱们祭奠完了,她自己给我哥哥上坟。”大毛说。 “这样也好,她一时想不通,太违拗她也是难为了她。”沈建功说。 二毛也备了香烛烧纸和供品,站在老远的看着大家。 二和说:“二毛,你何必这么固执,全家都在那祭奠,你不去算怎么回事?我可跟你丢不起这个人。”二和说。 二毛看到哥哥和师傅、师娘、以及他的师哥、师伯黑色大理石墓碑,非常的气派,想起这些人对哥哥的情谊也算是够深。特别是看到六嫂搂着大毛哭做一团心里更加难过,只是强忍着不服输。 “你要觉得丢人你自己去,我是不过去。”二毛说。 “你都不过去我算什么?”二和说。 墓地前的祭奠已经接近了尾声,大家费了很大的劲才劝住六嫂,众人再次把祭品安排了一遍从墓地走了出来,六嫂一眼就看见远处站着的二毛径直朝她走了过去,佟川看见赶紧上前要拦住六嫂,沈建功拉住了佟川。 二毛看到六嫂朝她走来,一时心里慌乱起来,虽然二毛能咬着牙对抗六嫂,但是她的心里一直是虚的,看见六嫂一时不知所措。 六嫂走到二毛跟前说:“二毛,嫂子在你心里就那么让你恨?” 二毛低着头只是不说话。 “我问你话呢?”六嫂的口气又回到了从前,这样的口气足以让二毛感到震撼。多少年的往事一下子涌到了二毛的心里。 “二毛,你告诉我,嫂子到底哪个地方让你这么恨我?”六嫂说着流下眼泪来。 看到六嫂流泪在二毛来说并不常见,此情此景又让二毛想起了自己因为肝炎住进医院,嫂子在窗前看着自己流着眼泪,大着肚子冲进病房的情景。 二毛彻底的崩溃了,扑到六嫂怀里大哭起来,六嫂也搂着二毛,两个人哭做一团。 大毛看见也走了过来,三个人哭的更是伤心,哭了一会六嫂说:“二毛,你跟着我和你姐给你哥哥烧一把纸。” 三个人走到六哥的墓碑前烧了纸,又哭了一顿,身后所有的人都跟着流眼泪。 第二年的秋天,二毛的婚事准备的差不多了。南菜园已经拆迁,当地的住户可以回迁,六嫂回迁给了三套两居室的房子,六嫂按照母亲的嘱咐给了小穗儿一套,小穗儿不乐意搬,仍然要和六嫂住在一起。剩下的两套留给了沈建功和沈建功媳妇各一套,以备他们回来住。六嫂又买了一套给了二毛。叫他们把新房布置在这里,并让二和把母亲接到了北京。 从结婚的准备到婚礼都是六嫂一手操办,此时二毛觉得又回到了六嫂的翅膀底下,感到非常的安稳。 许三的徒弟老大也来贺喜,顺便又提起许三给六嫂的房子,六嫂说:“这就给你了,你伺候我我父母和我干爹这么多年,这是你应得的。” “师姐,话不是这么说,我师傅可是有遗嘱的。”老大说。 “是你师父可是我的干爹,女儿做不了父亲的主吗?”六嫂说。 自此许三的房子归了他的徒弟老大。 结婚的时候,所有人都悉数到场,六嫂看着这些人对沈建功说:“大哥,你看咱们家的人越混越多了。” 沈建功笑着说:“是呀,如果是师傅和师娘还在,他们心里该有多高兴?” 又过了两年,二毛有了孩子是个女孩,她把消息告诉了六嫂,六嫂听了高兴的说:“好呀,咱们家到了他们这辈小子多姑娘少,这可是个宝贝,就叫她贝贝吧。” 从白葆春和他的徒弟们算起,一家六口人五个姓直到今天,这一家人仍然如前那样的亲亲热热。白葆春老婆曾经说过:“一家子好几个姓,别人不理解,我倒没觉得有什么。” 正是这种中国人传统的情义为重的观念维系了这一家人走到今天,虽然经过了风风雨雨,沟沟坎坎。我相信,无论是将来的世界怎么变化,融入我们血液里的这份情义和感情,仍然是维系人和人关系的最牢固、最宝贵和最有价值因素,也是我们民族繁衍生息最重要的营养,亦是我们民族战胜一切困难的最伟大的力量! 最后,让我用一句古诗结束这个故事: 相交在相知,骨肉何必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