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圆地方 > 大云

大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来是进入了六哥的生活,和在一起的时候六哥觉得特别的放松。六哥一生中不乏女人,自己的老娘,师娘,前妻,大嫂,大群等等,包括那个陈静。六哥感到过各种各样的关心,但是这些女人都是强势的,在让六哥在感受她们关心的同时也生活在她们的阴影里。

    是六哥所见过的女人里唯一一个和她们不同的人,她会倾听六哥的话,她很少干涉六哥的想法,除了尽心的照顾六哥以外,在看来好像什么都不重要。对告别了过去的六哥来说,无疑是他唯一的知音和相伴的朋友。

    终于,六哥真的认真的开始考虑和走到什么地步的问题,虽然并没有提出过,但是六哥感觉到这是迟早的事,他们谁也离不开谁了。但是每当想到这个问题,六哥还是心存疑虑,他觉得和比起来自己并没有什么优势。有钱,有本事,他自己不过是一个开出租的司机,更何况自己还有那么一段令他想起来就觉得别扭的历史。再有,以往的经验告诉六哥,如果女人比自己强是什么后果?

    和跨过朋友的界限只是个时间的问题,终于有一天,六哥和睡在一张床上。好在家里并没有人过问他的事,因为家里根本就没有人。倒是二伯偶然碰见六哥的时候会问他,为什么晚上不回家?六哥只是一笑并不说什么。二婶儿提醒二伯,说不定小六子是找了个人了,这样也好,总不能让他下半辈子打光棍儿呀?

    大毛回到西山不久,在一次产前检查的时候发现胎位有些问题,西山只有一家军队医院,并不是产科专业,所以小二子经过和母亲商量以后决定搬回到城里的家里来住。为的是离着医院近,医疗条件好。所以,小二子和母亲以及大毛搬到了家里来。

    大毛发现哥哥经常彻夜不归心里有些不安,可是她又不敢问。因为六哥在家里除了老娘以外,两个妹妹还是比较怕他的。

    “妈,我哥哥老是不回来,开出租也没有成宿的呀?”大毛说。

    “你哥哥不是小孩子了,他会安排自己的生活,你不用担心。”小二子母亲说。

    大毛还是不放心,她嘱咐小二子,能不能了解六哥都去什么地方和谁在一起?

    “北京这么大,他又是个开出租的没有准地方,脚底下有四个轱辘,我上哪儿了解去?”小二子说。

    “你留点儿神呀?我看他和过去不一样了,脸上也有了高兴的样子,他会不会是有了人了?”大毛说。

    “这有什么新鲜的,谁规定六哥不许娶媳妇了?”小二子说。

    “我哥哥耳朵根子软,要不是碰到不地道的女人,他何至于走到今天?”大毛说。

    “大毛,你这个操心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你替我想想好不好?你现在怀孕出了问题,我连觉都睡不着,你可倒好,应该是六哥关心你,怎么都掉了个儿了呢?”小二子说。

    “你到底听不听我的吧?”大毛蹦起脸来说。

    “你就会欺负我,那好,抽工夫我跟踪他一回。”小二子说。

    小二子对大毛交给的任务颇感到有难度,的确如他所说,六哥是开出租的,北京的任何地方他都有可能去。小二子只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在六哥偶然回家的时候第二天早晨跟着他。

    但是小二子很快就发现,这不是个办法,因为六哥早晨出去就是出车,他不能跟着他跑一天,看到是一旦六哥离开了小二子的视线就再也找不到他的踪影了。这么大个北京市,找一个人如同大海捞针。

    经过一阵冥思苦想以后,小二子忽然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在六哥快收车的时候给他打电话,谎称一个理由目的是问他在什么地方,这样小二子会有一个大概的方向。并且小二子相信,六哥如果真的是有了想好的,那么这个时间他最有可能是在那个人的家里,即使打电话的时候六哥不在那,也一定会在附近。

    小二子想了这个办法以后,真的编了个理由在晚上给六哥打电话,无意的说一些别的理由顺便打听一下六哥在什么地方。六哥并不隐瞒他在的地方,因为他从没觉得现在的选择家这方面会有什么压力,所以,当小二子打听他的时候,他毫无保留的就说了出来,这次六哥正是返回家附近的地方,离着家已经很近。

    “老婆,地雷的秘密我探听出来了。”小二子晚上回家高兴的说。

    “什么秘密?”大毛问。

    “我给六哥打了电话,你猜他在哪呢?”小二子说。

    “在哪儿?”

    “老根据地。”

    “老根据地?”

    “你还记得咱们俩没结婚的时候我带着你去找六哥的地方,碰见那个女人了吗?”小二子说。

    “你是说六哥又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了?”大毛听了担心的问。

    大群出了事小二子和大毛并不知道,所以当小二子听到六哥在服装市场附近的时候,想当然的就会想到大群。

    “我不敢这么说,因为我没看见。但完全有可能。必定六哥和那个女人有一腿,如果说以前是偷偷摸摸,现在他是无债一身轻,再说,凭六哥现在的状况,他还能找谁?”小二子说。

    大毛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虽然当初她并没有想到是大群,只是怕哥哥再次碰到类似的女人,现在听了小二子的话更加担心。

    “既然你知道是这么回事,如果今天晚上他不回来,你明天就在那附近盯着点儿他,看看他是不是又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如果是,我拼了命也不能让他跟她在一起,他就是因为她倒得霉,他怎么不长记性?”大毛说。

    “大毛,咱们把这个事落实了可以,假如真的是她咱们也就是劝劝,你是他妹妹,你管不了他。再说了,六哥现在是单身,他乐意找个女人这并不犯法。”小二子说。

    “他找女人搞对象我都不管,就是不能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大毛说。

    这天晚上,六哥果然就没回来,小二子按照原定计划早早的就跑到了雅宝路服装街盯梢,因为昨天的电话里六哥说的就是这个地方。

    功夫不负有心人,六哥果然拉着来到服装街的商铺,小二子看到一个高挑个打扮入时的女人并不是他原来见过的大群心里也纳闷儿,难道说六哥在这个地方又找了一个女人,看来六哥和这个地方是有缘分了?这个女人是谁,她的为人怎么样小二子没法判断,但是小二子已经知道了这个女人的地方,他决定亲自去试探一番。

    六哥把送去上班自己开车走了,小二子等到商铺开了门做了进来。正在擦桌子沏茶抬头看见了小二子。

    “您有什么事?”问。

    “这话说的,你这不是服装商店吗?到这来绝对不是来洗澡的。”小二子说。

    听了皱了一下眉头,因为她听出了小二子的话里带着刺。从的经商经历来说,碰到类似找茬甚至敲诈的事不少,是有应对的,更何况,如果过去是自己一个孤单的女人来应付这样的事心里还打鼓,现在自己有了六哥,她觉得心里踏实多了。

    “您是来买衣服的?”问。

    小二子用眼睛巡视这店里,发现挂满了貂皮大衣等等的裘皮衣服,看来这个女人是个做裘皮生意的,这要比过去那个大群的服装摊高级多了。

    “你这裘皮大衣多少钱?”小二子说着用手摸了摸一件灰色的貂皮大衣说。

    “先生,我这儿不做零售业务,只做批发。”说。

    “没听说过有买卖不做的,单买你一件你不卖?”小二子说。

    “没有批量我不做,因为我没时间零售。您可以到别的地方再看看,这条街上卖裘皮的很多。”说。

    “可我就看上这件儿了怎么办?”小二子说。

    “您真难为我了,我要是按照批发价给你,那等于就是挤了人家零售的买卖,人家会觉得我不职业,赚钱谁不乐意呢?但是也要有个原则。”说。

    “我不懂的你的什么原则,你要是现在卖给我我就给钱,要是不卖等有人找你要也许我还一分钱也不给了。”小二子说。

    听了小二子的话觉得这个人是找茬已经是确定无疑,想到这说:“那就随你的便,我等着你找人来。”

    说完继续收拾店铺再也不搭理小二子,小二子也是无计可施转身走了。

    看着走出门的小二子,给六哥打了个电话。

    六哥正在拉活,接到的电话听了她说的事情经过问:“那人长什么样?”

    “个子不高瘦瘦的,年纪大概三十出头的样子,头发有点自来卷儿。”说。

    六哥听了的话,一下子想到了小二子,联想到小二子给自己打电话这样反常的现象,就是说小二子在跟踪自己。原因大概就是自己不常回家,而能想着大听自己去向只有一个人呢,你就是大毛。

    很久以前,自己和大群在练摊儿的时候,也是这个小二子最先发现了自己,最后还带着大毛去摊上,现在是故伎重演。

    于过去不同的是,六哥那个时候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是打鼓的,而现在他却觉得十分平静,因为没有人能够在干涉他,即使是自己的妹妹不过也是不放心而已,他应该找个机会跟他们说明一下。

    六哥很早就收了车,买了排骨和肘子回到家里。小二子母亲从厨房里走出来看见说:“你不用买,小二子买就行了,家里也有。”

    “大毛不是怀孕了,听说喝排骨汤补钙对孕妇有好处。”六哥说。

    大毛坐在屋里,看到哥哥这么早就收车还买了这么多吃的心里也纳闷儿,听到六哥说的话觉得,到底是自己的哥哥,他还是知道疼自己的。

    “小二子呢?”六哥进屋接过大毛递过的茶水问。

    “还得过一会儿他才能回来。”大毛说。

    “大毛,你坐下我跟你说几句话。”六哥说。

    大毛坐下来,心里忐忑,因为六哥很少跟自己这么认真的说话。

    “小二子今天去了雅宝路裘皮店干嘛?”六哥问。

    对于小二子的作为大毛心里是有数的,由于没有及时沟通,小二子去了裘皮店这件事大毛当然不知道,但是肯定和他们商量好打听六哥是有关系的。现在六哥发现了,大毛心里有些害怕,必定这件事做的不太光明正大,另外她也怕六哥收拾小二子。

    “我不知道呀?”大毛强作镇静的说。

    “我有时候不回家你不放心,你叫小二子去打听我对不对?”六哥问。

    大毛听了低下头不说话,因为她也只能这样,现在摇头否认显然是无济于事。

    “我知道你的心思,你不放心我。特别是我是个有前科的人,这点我知道,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我和朋友的交往都是正当的,我已经错了一步弄得妻离子散,我不会再去惹是生非。”六哥说。

    大毛听了流下眼泪说:“哥,是我的不是,是我让小二子打听你的,你不回家我睡不着觉。”

    六哥递过纸巾给大毛说:“你没错,只有你才真心的关心我,我也没几个真正把我放在心里的亲人了。小二子回来不要埋怨他,我们就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不过他今天去那捣乱把店主吓了一跳。”六哥说。

    小二子母亲走进屋里,看到大毛眼里有泪水问:“怎么了这是?”

    “没事大妈,我跟大毛说了几句话,她就想起了过去,大毛您还不知道?跟林黛玉似得,多愁善感。”六哥说完笑了笑。

    “这孩子就是心重,大毛,妈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现在有身子,老是走心思对孩子没有好处,家里的事有我们呢,你就好好的养着把孩子顺利的生下来就行。”小二子母亲说。

    正说这小二子见了门,看见六哥心里一动,必定是贼人胆虚,虽然他不知道六哥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但是看见六哥还是有点心里发虚。

    “六哥,这么早就收车了?”小二子搭讪着说。

    “今天路上车多不好跑,光费油拉不了活,不如就回来歇着。”六哥说。

    “那今天咱哥俩喝两口呗,叫着二伯。”小二子说。

    “你又没有盛酒的家伙儿,还老张罗喝酒。”大毛说。

    “没有盛酒的家伙我少喝,六哥多喝,好容易回来犒劳犒劳他。”小二子说完有些后悔,这分明是在说六哥不回家的事。不由得用眼睛偷看了一下六哥,见六哥并无反应才放下心来。

    小二子母亲炒了几个菜,又给大毛炖了排骨汤,小二子叫来二伯大家坐在桌子前吃饭。

    “我现在就是老了,就是贪热闹,看着这一家子团圆我就高兴,其实我不差这口酒和吃的。”二伯说。

    “您就别得了便宜卖乖了,没人抻着您不是?”小二子说。

    “小二子,说你多少回了,不许跟二伯这么说话。”小二子母亲瞪了小二子一眼说。

    “没事亲家,我们爷俩斗嘴不是一天了。”二伯说。

    六哥和一家子吃了饭,想到一定是要等他的结果站起来说:“我还得走,看看晚上活怎么样,今天的车份儿虽然是有了,还没挣钱呢,我可能晚一点你们不用等我。”

    大家吃完饭,二伯做了,小二子母亲去厨房收拾,屋里只剩下小二子和大毛。

    “瞧见没有,今天又不回来了。”小二子说。

    “就是你个冒失鬼,你去看看哥在哪就行了,谁让你去裘皮店里充能耐梗?”大毛说。

    “你怎么知道的?”小二子问。

    “我哥都知道了,那个人能不告诉他吗?”大毛说。

    “可我看今天六哥好像没事人儿似得?”小二子说。

    大毛把六哥跟自己说的话说了一遍说:“看来他是找了个女朋友,只要是正经人咱们不能拦着。”

    “对,我看大壮是要有个后妈了。”小二子说。

    二毛回到了北京,同时还带来了在军校毕业的二和。二毛和二和已经确立了婚姻关系,只差双方家长见面。二和母亲特别喜欢二毛,催着二和来见二毛的家人,并且要他们尽快让双方家长见面好订婚。

    二和毕业分配到了一个山沟里的枪炮修理厂,因为二和学的是枪械制造。二毛在北京联系了几家单位目前还没有消息。二毛和二和两个人回到家里已经是中午,小二子母亲和大毛吃完了饭,小二子母亲正在收拾碗筷,抬头看见了二毛。

    路上二毛就想,家里一定是没人,现在看见了亲家母和姐姐心里挺高兴。

    “你回来怎么也不事先来个电话?”大毛说。

    “我又用不着你们高接远迎,来电话干嘛?”二毛说。

    “你们吃饭了吗?”大毛问。

    “没有,不要紧的,一会我上街买点包子去。”二毛说。

    “瞧你说的,回家能没有你们饭吃让你上街买包子去?家里有炸好的酱现成的切面,晚上咱们在弄别的。”小二子母亲听了说。

    二和虽然见过大毛两口子和小二子母亲,仍然显得不自在,站在那不动。

    “傻了?站在那愣着干嘛,坐那呀?”二毛说。

    二毛跟大毛说了自己和二和的事,大毛高兴的说:“好,这回总算一家子又聚齐了。”

    “姐,你什么时候生孩子?”二毛知道大毛怀了孕问。

    “怎么也得十月份左右的预产期。”大毛说。

    “男孩还是女孩?”二毛问。

    “我怎么能知道,你这话问的?”大毛说。

    小二子母亲煮了面,二毛和二和吃了饭,二毛对大毛说:“姐,二和老催着咱们家去个人和他母亲见面,你说谁去呢?”二毛说。

    “当初我和小二子订婚的时候是哥和大壮妈去的,现在看来只能哥去了。”大毛说。

    大毛之所以没有按照她惯常的叫法把六嫂称为嫂子,完全是顾及到了二毛,因为二毛认为,六嫂既然和哥哥离了婚,她们就不应该再叫她嫂子。

    “姐,不如你去,等你生了孩子养好了,反正我现在的工作也没有落实,二和还没去新的单位报到,这些都不忙,我看指着咱哥没谱。”二毛说。

    “我去能行吗?不如叫哥去。”大毛说。

    “再说吧。”二毛说。

    几个人正说着话小二子进了门看见二毛说:“哟,二姑奶奶回来了?”

    “二哥,恭喜你呀,你也快当爸爸了。”二毛说。

    “这有什么新鲜的,谁说我就不能当爸爸?”小二子说。

    大毛仔细的看了看二毛,发现二毛身上穿的衣服并不如街上的女孩子那样的光鲜入时,这几年二毛在外边上大学,除了她和小二子以外,六嫂仍然每年都要给二毛一些钱,按说是不会让二毛觉得为难,足见二毛是知道节省的。想起自从没了母亲,二毛虽然并不缺少疼爱,但必定是孤独的,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和生活,在家里最小的二毛熬过这么多年真的也是不容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