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圆地方 > 结婚

结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其实无论是对待爱情的感受和认识,或者是因此而对某人产生的这种感情,都不是冷静和理智的产物。有的时候自己都说不清楚,这不是神秘,这样的东西需要一个积累的过程,也许这个积累只是各种因素而并不针对某个人,他会在你心中形成理想的东西,一点一滴的渗透在你的意识里。一旦有人走进这个理想,你会发现原来你爱的就是她或者他。爱也许会在心动的瞬间产生,或者在漫长的交往过程里形成,但这只是个形式问题,根本上是没有区别的,因为无论怎样都必须符合你的理想,而这理想是不会在瞬间完成的。
  
      六哥自从被老娘教训以后,当然不敢提起去师傅家的事。工厂的处分和老娘的责备以及对不能去师傅家的焦虑,让他几乎忘了还有一个陈静在等着他。他没打电话联系陈静,陈静也不打电话联系他。直到有一天,老娘说了话。
  
      “小陈你这几天没见她吗?”母亲说。
  
      “没有,单位忙”六哥说。
  
      “你跟谁赌气呢,不让你摔跤你就在家里当起大爷来了?”
  
      “她也没给我打电话呀?”六哥说。
  
      “人家姑娘家怎么好意思找你?”
  
      “过两天我给她打。”
  
      “甭用,我跟她说了,明儿你休息,就叫她到咱家来吃个饭。”母亲说。
  
      “您怎么不问问我?”六哥说。
  
      “你糊涂车子,我问你干吗?”母亲白了他一眼说。
  
      六哥听说老娘在没有跟自己商量的情况下,叫陈静到家来吃饭,心里七上八下。师傅的病怎么样了,他是不是回来了呢,自己不知道。不去看看他师傅会不会怪罪?陈静来了看到家里这样,她会怎么想?可是不答应老娘是不行的,左思右想没有办法,糊里糊涂的睡着了。
  
      天亮的时候大毛叫醒了六哥:“哥,快起吧,把这身干净衣服换了,今天不是来人吗?”
  
      “你怎么不上学?”六哥问。
  
      “妈说叫我请一天假收拾屋子,把床单都换成干净的。”大毛说。
  
      “哥!听说今天你媳妇要来是吗?”二毛在门口伸进一个脑袋问,六哥扭头在床上找笤帚,二毛早就没了影。
  
      六哥洗了脸,换上了大毛给准好的衣服,老娘进了门。手里提着装的满满的菜篮子,看样子,老太太是起早就去买菜了。
  
      母亲洗菜做饭,大毛收拾屋子,六哥穿着烫的平整的汗衫,像个纸人一样站在院子里抽烟。
  
      “妈,能不能不穿这个呢,太难受了!”六哥说。
  
      “穿着!往人里打扮你,你不往人里走,就你平常那要饭的样儿?是个姑娘也得跑了!”母亲严厉的说。
  
      擦的锃亮的桌子上摆着果盘和沏好了的茶水,老娘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说:“快十点了,你到胡同口去迎迎她去!”
  
      六哥来到胡同口,看着马路对面的车站,忽然,他想起了在接白玲的时候,就是这么看着车站来往的车。那个时候是看着车上下来的人里有没有白玲,现在是等陈静,对于六哥来说,这两种心情没什么区别,他好像只是为了等谁。正在想着,老大沈建功出现在六哥的跟前。
  
      “行呀小六子,你学会了算卦了?你怎么知道我要来?”沈建功笑着说。
  
      六哥看见沈建功心里一愣说:“我……”
  
      “我还没来过你们家呢,我今天是来认门来了,瞧瞧老太太。”说着将两个点心盒子和一包苹果递给六哥。
  
      此时六哥想告诉沈建功自己在这等谁,可怎么也张不开嘴,跟着老大回家又怕陈静来了,正在犹豫,沈建功说:“怎么着?我瞧瞧老太太你不乐意呀?”
  
      “哪的话大哥,走!”六哥领着沈建功走进了胡同。
  
      两个人走进院子,六哥在前沈建功在后,老娘只看见六哥并且看见他手里的东西,以为是陈静来了,连忙说:“来就来了吧?还拿这么多东西干吗呀?”
  
      后面进来的沈建功听了这话知道是六哥的老娘说:“老太太,我是六子的大师哥,我来看看您来啦!”
  
      老太太一听一愣,心里糊涂的想,怎么接对象接来个大师哥呢?心理想着嘴上对付着说:“好!快屋里坐吧。”
  
      沈建功进了屋子看着桌子上的水果心里更纳闷了说:“兄弟,你是真的能掐会算哪?连茶都沏好了?”
  
      正说着,就听见屋子外边老娘说:“小陈来了?我叫六子接你去呢,他正好来了个人,你怎么找着的?”
  
      沈建功坐在椅子上,六哥坐在另外的一张椅子上。沈建功由于没来过六哥的家,所以他并不认识除了六哥以外的任何人,陈静的到来没引起他的注意。对于六哥全家来说,陈静才是今天的焦点。
  
      “师傅回来了吗?”六哥问。
  
      “早就回来了,也好多了。”沈建功说。
  
      “这些日子没去,家里有点事”六哥说到这心里有点惆怅。
  
      六哥只管和沈建功说话,老娘往屋里让陈静。陈静走到门口看见屋子里有人没有进去,而是和老娘进了六哥自己的小屋。
  
      “我给你送信儿来了,我五一就。”沈建功说。
  
      “真的?你告诉师傅了吗?”六哥问。
  
      “是师傅让我来告诉你的,你和师傅这次到通州长了不少的见识吧?把我和老二给气的什么似地,师傅看来是偏心眼儿”沈建功说。
  
      两个人聊着天,急坏了六哥的老娘,心里不住的埋怨六哥,不能就这样把陈静晾在小屋里呀,可是又不好催促,眼睛不住的往大屋里看。
  
      大毛看出苗头,走进屋子里给沈建功倒水,在给六哥到水的时候小声的说:“别聊了,人家都来了,妈那着急呢!”
  
      沈建功虽然没听明白什么事,但从眼神上判断六哥家里一定有事就说:“家里有事我就先走了,本来我也没功夫,正忙着的事呢。”说着话站起身来。
  
      六哥本是个爱面子的人,他认为陈静应该不是外人,自己的朋友就应该是她的朋友,这有什么呢?师傅大老远的打发大哥来送信儿,人家还特意买了东西来看自己的娘,看见沈建功站起身来,心里头不落忍的说:“大哥,再坐会儿,难得的你来一趟”
  
      “不啦,你忙着吧,到时候可得提前几天去,帮我忙和忙和,别拿自己当客人。”沈建公说完站起身来,六哥送到门口被沈建公推了回来。
  
      再进屋的时候,老娘和陈静已经坐在屋子里,就听老娘说:“就待这么会儿就要走,我都准备好了,吃了饭走呀?”
  
      陈静说:“不了,我本来想昨天告诉您,我今天真的有点事,我还得赶紧走。”
  
      六哥一头雾水,不知道陈静有什么事,也不知道说什么,因为他始终就没想那么多。
  
      陈静执意要走,老娘使劲的留,娘儿俩一来一去的说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拗过陈静,眼看着她走出了院子。
  
      六哥和老娘送陈静到了门口,陈静说声“留步”扭头走了,六哥站在那还是没想明白,老娘推了他一把说:“送车站去呀?”
  
      六哥如梦方醒的追着陈静走到了胡同口,陈静回过头来说:“你也别送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