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圆地方 > 吃饭

吃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六嫂进了屋,沈建功和麻金城正说着离别以来的话,小穗坐在床边看着书好像这屋里并没有人,巴图已经醒了,格日勒敞着怀正在给他喂奶,两个壮实的乳房分外的显眼,草原的人很少顾及和避讳,这让麻金城的两只眼睛像木偶的提线一样,不时的溜过来几眼。

    “你们俩别聊了,赶紧收拾桌子了。”六嫂说。

    “白玲,之前我有件事。”沈建功说。

    六嫂听了一愣说:“什么事?什么事也得吃了饭再说呀?”

    “把桌子收拾出来,把师父和师娘的相片摆好,咱们得给老家儿磕个头,也让格日勒见见他们。”沈建功说。

    “对,这件事没有吃完了饭办的。”麻金城应和着说。

    六嫂找出香烛和白葆春老两口的相片放在桌子上,沈建功亲手点燃了香,六嫂又把一些糕点和刚做的几样菜摆放在桌子上。

    “格日勒,过来给师傅和师娘磕头!”沈建功说着眼泪流了下来。

    沈建功在前,一家人跪下来。格日勒早就从沈建功嘴里知道师娘和师傅的故事,看到一家人跪在那泪流满面不觉也掉下眼泪来。

    “师傅、师娘……,我回来了,还给您带来了小孙子……,可惜您看不见了……。不管怎么说,一家人是团圆了。

    师傅,师娘,老大对不起你们,我让您们着急,特别是让师娘着急,虽然我现在又有了家,我一想到你们为我操的心,师娘为这一家子操的心,一想到再也看不见你们,我死的心都有……。”沈建功说着哭倒在地。

    “大哥,别伤心了,师傅和师娘看见咱们今天都挺好,他们也放心了。”麻金城也流着眼泪劝道。

    此时六嫂和沈建功媳妇早已泣不成声,特别是小穗儿,爬在地上嚎啕大哭,只剩下格日勒不知所措。

    众人哭了一场,最后还是麻金城劝住了沈建功,沈建功媳妇扶起小穗儿。

    沈建功媳妇正要收拾桌子,沈建功说:“把相片放在条案上供着,不过完了年不能撤。”

    摆好了相片和供品,六嫂和沈建功媳妇端上菜来,大家坐在桌子前正要,门外一阵响动。

    “这个时候谁来了?”麻金城说着起身走出门外。

    麻金城走到大门口开了门,二毛站在门口。

    麻金城只见过二毛一次问:“不娘,你找谁?”

    “我找白玲。”二毛说。

    “你得告诉我你是谁呀?”麻金城说。

    “你甭问了,她认识我。”二毛说着朝正屋走去,因为她看见屋里亮着灯判定六嫂是在那里。

    麻金城一时晕了头,紧跟着二毛走进屋里。

    二毛走进门,一家子人都转过头来看着她,沈建功媳妇第一个发现二毛的脸色不对急忙站起身来,六嫂却镇定的坐在那没动。

    “哟,二姑奶奶来了,快坐下,正好,菜刚端上来一起吃吧?”沈建功媳妇说。

    沈建功没见过二毛,愣愣的看着,格日勒当然更不认识。

    二毛并没理会沈建功媳妇说:“嫂子,我问你一句话,你说清楚了我就走,饭你们吃吧。”

    “你都大学快毕业了,这么点儿人恭礼法都不懂得?这么多人你就这样说话?”六嫂说。

    平心而论,二毛对六嫂是惧怕的,这还不单是六嫂的严厉,还有过去六嫂在这个家里的付出和对她的疼爱。可是,哥哥的事实在让二毛想不通,尽管六嫂现在拿出家长的范儿来二毛有些心虚,但是她是个固执的人,自从哥哥进了监狱,二毛成了一块心病,她又为此付出了多么大的痛苦?一路上她早已想好,不管是碰到什么情况,她一定要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我只问你一个人,跟他们没关系。”二毛咬着牙说。

    “那好,你问吧。”六嫂看都没看二毛说。

    “这是干嘛?姐俩有话好好的说。”沈建功媳妇打着圆场说。

    “你真的打算和我哥哥离婚?”二毛问。

    “离婚书在这里,你想看看吗?”六嫂说。

    二毛和六嫂的一问一答,沈建功媳妇听了明白了原因,只是现在的情况下她还不便多问。

    “那这个家你就不要了?”二毛说着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我怎么对待这个家别人不清楚你是清楚的,我要不要这个家你还不知道?”

    “那大壮你要不要?”

    “当然要,因为他是我的儿子。”

    “既然是你的儿子,凭什么我姐姐带着?”

    “怎么?你替你姐姐找说法儿来了,这是她要问我的吗?就是她想问我她自己来问,怕还轮不着你吧?”六嫂的声音也高了起来。

    “白玲,别这样。姑娘,你坐下。我是他的大哥,你有话跟我说。”沈建功说。

    “大哥怎么了?大哥就不讲理了?别看你们三亲六故的都在,我不怕你们。我把话撂这儿,嫂子,你要是还要这个家就不能和我哥哥离婚,你要是想离婚,从此以后咱们就恩断义绝一刀两断。”二毛说完转身走出门外。

    二毛的到来和话语叫一家子人都懵了头。

    “真是个厉害的角色,白玲,想不到小六子还有这样的一个妹妹,整个一个陶三春。”沈建功媳妇说。

    “白玲,我怎么嘱咐你的?要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特别是不能伤感情,这是怎么回事?”沈建功埋怨到。

    “离婚?怎么回事?”麻金城问沈建功媳妇,他知道六嫂的厉害并不敢直接问她。

    “你问我?我也是刚知道。”沈建功媳妇看着六嫂说。

    白玲此时已经满眼都是眼泪,小穗儿递过毛巾。

    沈建功把六嫂离婚的经过说了一遍说:“原本我想过两天踏实了再跟大家商量,趁着一家子都齐整,看来这事还不能拖着。”

    “小六子也是,他怎么还来了神儿,首先提出离婚?”沈建功媳妇说。

    “白玲,木已成舟就要有个打算,大家也能帮你出个主意。”麻金城说。

    “好啦,你们先,白玲,你跟我上那屋去。”沈建功媳妇说。

    白玲站起身来和沈建功媳妇走出门去了西屋。

    六嫂跟着沈建功媳妇来到西屋,把这些年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说到难过处痛哭不止,沈建功媳妇也跟着掉眼泪。

    “哎,妈活着的时候,把一腔子血都给了这个家,为的是咱们和睦团圆,可是偏偏咱们今天就是妻离子散。我是和你大哥阴错阳差,你又是被逼无奈,这老天爷呀,真是不睁眼哪!”沈建功媳妇叹了口气说。

    “不是小六子惹下这塌天的大祸怎么能有今天?妈走了,你们又各奔东西,我这几年都是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我跟谁说去?要不是佟川,我怎么能走到今天?”六嫂说。

    “就是妈活着,这本经她也难念。佟川是个爷们儿,你这样的选择也不错,只是我想,小六子也未必是这么绝情,不过是觉得无颜面对你罢了。”沈建功媳妇说。

    “直到他写那封离婚的信以前,我不是还盼着他早点回来?这封信就像一把刀,他割的我太狠了。这些年我为了他受了多少罪,我从没后悔过,我想不到他能这么对待我,我能不寒心吗?”六嫂说着又哭了起来。

    “是佟川提出要跟你结婚的?”沈建功媳妇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