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圆地方 > 七嘴八舌

七嘴八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家莫衷一是,六嫂看了看表问大毛:“你做了什么饭?”

    “二婶儿叫我炖了点儿肉,还蒸了米饭。”大毛说。

    “那就都吃饭吧。”六嫂说。

    放了桌子椅子不够,二婶儿从自己家拿来椅子大家坐下吃饭。仍然谈论着这件事。

    六嫂看了看小穗儿说:“小穗儿长大了。”

    “听说要来一宿都没睡,我看着她对你还是比跟我亲。”沈建功媳妇说。

    “还是不爱说话?”六嫂问。

    “就是说话难,分跟谁。”沈建功媳妇说。

    “白玲,我听你的意思,那个佟川并不想讹咱们,小六子就有救。”麻金城说。

    六嫂想起佟川的事心里就难过说:“小六子这是对得起谁?”

    “白玲,等会儿吃完了饭,叫你二哥他们在这歇着,我跟你去医院瞧瞧,安慰一下人家,花多少钱咱们都不怕。”沈建功媳妇说。

    “也好,我现在一个人儿真没主意。”六嫂说。

    六嫂和沈建功媳妇来到医院,佟川正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看见六嫂她们进来转过头来。

    “睡了会儿没有?”六嫂问。

    “没有。”佟川说。

    “这是我大嫂,从杭州过来。”六嫂介绍说。

    佟川要伸出手来握手,沈建功媳妇拦着说:“别动。”

    “嫂子,警察来了。”佟川说。

    “怎么说?”六嫂问。

    “我就照着我跟你说好的说的。”佟川说。

    “真难为你了,要说小六子这个做法,你吃上他都应该,我在这给我兄弟道个歉,再有,无论什么花销我们都会承担。”沈建功媳妇说。

    “大嫂,还说这个干什么?既然已经这样了,咱们都往后看。对了,嫂子,我问了警察了,六哥被押在东城炮局看守所,那可不是个好地方。”佟川说。

    “他自作自受。”六嫂说着脸色苍白。

    “那怎么不是好地方?”沈建功媳妇问。

    “听说在那待着受罪,你们应该打听打听,六哥没有前科属于醉酒伤人,我想不会判的慢,我不咬他判的也不会太重,不过就是托托人的事,应该告诉他扛着点儿,一口咬定就是喝了酒,千万别说别的。他要说出真实的想法那就成了故意伤害罪了,咱们就没办法了。”佟川说完累的直喘气。

    “你好好的养病,别想别的。”六嫂说。

    “我今天好多了,快过年了,你们不用老来看我,看也是这么回事,这有护士呢。”佟川说。

    六嫂要留下,佟川坚决不许,六嫂想到家里一家子人只好答应晚上来陪着。

    出了医院的门沈建功媳妇说:“难得这么个人,长的一表人才,心眼儿也不错,我看他说的要紧,不如托人给小六子垫个底,别叫他瞎说,他那个破罐儿破摔的样儿我是知道的。”

    “嫂子,说实话,这次小六子是彻底让我寒了心。”六嫂说。

    “那是另外一码事,帮还是得帮,从你大哥那说也得管。”此时沈建功媳妇已经听出六嫂对六哥的怨恨太深。

    “可是不认识人哪?”六嫂说。

    “我有个同学在东城分局,那年我在瑞蚨祥的时候,他还找过我买东西,等会儿回家我叫你二哥拉着我去找他试试。”沈建功媳妇说。

    六哥被警察戴上手铐的一瞬间,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惩罚是难逃的,但是真的来了还是让他很恐惧。

    好像演习了一遍一样,只是在几个月前,他也曾被日坛派出所拘留过,那是不是预示这次呢?

    由于六哥的案件不是一般的违法事件,所以到了分局立刻就被带到了预审科。

    这是个破旧的楼房,楼道里的灯光昏暗,空气异常的沉闷,人到了这里会有一种压抑和恐惧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这样设计的。

    楼道两边是一个一个的房间,分别是挂着预审几室的牌子,每个预审室的门前对面的墙边都站着人,他们一律的脸朝着墙带着手铐。楼道的两头都站着两个警察,六哥想不到这个地方还会有么多人。

    “转过身去!”身后的警察对六哥说。

    六哥知道应该怎么站着,那些站在墙根儿的人已经给他做出了榜样。

    现在六哥的心情一点儿也不复杂了,因为要想的东西根本就不敢想,后果是明摆着的,这个压力时间太长了就会使他那颗心麻木了。六哥只是脸朝墙站着,墙很破旧多年没有粉刷,那上面斑斑驳驳不知道是什么痕迹,看上去让人想起了厕所。墙的下半截是用豆绿色的漆刷成墙围子,已经掉了好几块,露出了里面墙皮的颜色,就像一块破布。

    “我要上厕所。”站在离六哥不远的一个人转过头来说。

    “转过头去!”站在楼道尽头的警察并不理会他的要求。

    “我憋不住了。”那个人继续说。

    楼道的尽头走过一个警察推了他一把,那个人的头重重的撞在了墙上,警察说:“站好了!”

    警察走了,那个人看着墙,没一会儿,那个人竟然就站在那尿了起来,尿顺着裤腿流在了地上。

    此时六哥感到,慢说想到了家,就是外边的马路上也比这里温暖。

    六哥正在胡思乱想,身后走过来两个警察,一边一个抓住他的胳膊送到了预审室。一进门六哥让里面的灯光刺的睁不开眼睛,楼道里的灯那么昏暗,屋里的灯光却出奇的亮。

    六哥被按在一把椅子上,这把椅子很特殊,两边有扶手,前边还有一个横梁,横梁是活动的,六哥坐下以后警察就把横梁拦在他的前面并且上了锁。

    面前是一道铁栏杆,栏杆的后面是一张桌子,桌子后面做着三个人。

    一个岁数大点儿的警察问了六哥的姓名年龄等等,旁边的人不停的记录着。

    “知道为什么让你上这来吗?”警察问。

    “我拿刀捅了人。”六哥说。

    “捅了谁?”

    “佟川。”

    “佟川是谁?”

    “我的老板,也是我的朋友。”六哥说。

    “你把过程说一遍。”

    六哥把整个的过程说了一遍,警察看了看六哥,他想不到这个人一点没有闪烁其词,也没掩饰什么,竹筒倒豆子似地说了个干净。

    “你怀疑佟川和你老婆关系不正常你有证据吗?”警察问。

    证据是什么呢?就是大群那几句话,六哥知道这不算证据说:“没有。”

    “没有你就用刀子捅人?”警察问。

    “我当时喝了点儿酒。”六哥说。

    “给他看看口供。”警察对旁边记录的人说。

    一个警察拿着口供记录递给六哥,六哥看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很多,此时他哪里还有心思细看,看了几眼就放下来。

    “你对你说的话有异议吗?”警察说。

    “没有。”六哥说。

    一个警察拿过一个印盒:“在上面按个手印儿。”

    警察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指点着六哥该按手印的地方,除了签名处以外,所有关键的词汇的地方都要按。

    “带走!”警察说。

    两个带进六哥的警察打开横梁抓住六哥的胳膊,六哥忽然想到,佟川现在是死是活呢?

    “我想问问佟川怎么样了?”六哥回过头来问。

    “你打听这个干什么?”警察并没有告诉他。

    六哥很快就被押送到东城看守所,也就是佟川说的“炮局”,为什么叫炮局呢,这里有个缘故,原来这是个地名叫“炮局胡同”,早先是满清的一个制造大炮的兵工厂,兵工厂没了,可是这地方还在,后来改成了监狱。这个地方成为监狱的历史也很长,清末就已经是监狱,民国时期甚至关押过吉鸿昌。

    六哥不是吉鸿昌,他只不过是一个喝多了酒惹祸的老百姓。在这里,不是犯了大错的人,想要押在这儿还不能呢,这样看起来,六哥值得把他写进小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