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圆地方 > 深圳

深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六哥去了,麻金城又带着大凤回到了西山,因为大凤说什么也不乐意待在这,麻金城也觉得自己在这没什么意义,不过是无功而返。佟川觉得六哥走了,不知道六嫂会怎么想,于是一天下了班给六嫂打了个电话。

    六嫂接了电话才知道六哥去了,可是嘴上并不说不知道,因为她能想到佟川一定是怕担责任。

    “嫂子,我是这么想的,叫他出去些日子也好,你们都相互冷静冷静。”佟川说。

    “谢谢,他不争气也没少让你操心。”六嫂说。

    “嫂子,你要是没事我们聊聊,我想还是有办法解决,这么多年的夫妻怎么能恩断义绝?我想听听你的打算。”佟川说。

    “佟川,按说你们是发小儿的朋友又是同学,我不会在意和你说这些,可是我现在单位里焦头烂额,我也没心情提着些事。”六嫂说。

    “好啦嫂子,就是今天晚上东来顺我请涮肉,带着你儿子,我还没见过他呢。”佟川说完了怕六嫂拒绝挂了电话。

    六嫂本无心答应佟川,可是也只好去。下了班接上大壮去了东来顺。

    佟川早已点了桌子等着,看见六嫂和大壮打了招呼。

    “快叫叔叔。”六嫂说。

    大壮现在已经有了经验,妈妈让叫谁就叫谁,点上锅子上齐了肉片作料等三个人开始吃起来,大壮还是第一次吃涮羊肉,拿着筷子不知道怎么办,佟川照顾着他吃。

    “嫂子,我刚才听你说单位里焦头烂额是怎么回事?”佟川说。

    原来,六嫂的“劳服”除了市场垄断被打破竞争激烈以外,原来在这的很多职工子女大都找了自己的工作不在这干了,加上厂里也无力负担劳服的开销,现在竟然入不敷出,那些原来的元老包括谭鑫都退了休,只剩下六嫂一个人独力难支。六嫂又赶上了家庭的变故,一时没了主意,虽然竭尽全力可是还是收效不大,她几次要求调回原单位,可是单位里也因为效益在裁员调不回去,一时间让六嫂觉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听了六嫂的话佟川说:“嫂子,我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何必给他们卖命?凭你的能力和你的业务圈儿以及你的专业知识,你自己干不行吗?”佟川说。

    “出去闯荡是男人的事,女人就是图个安稳。要不是厂里领导调我去,我是从来不会想象我今天干这个。”六嫂说。

    “女人做大买卖的有的是,你为什么不行?”佟川说。

    “你是不知道,我从小就是个爱依靠人的人,我的事多是父母给做主,我其实从来也没自己主张过什么,结婚以后是没办法被逼出来的。可我内心还是不乐意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六嫂说。

    “可嫂子给我的印象是个爽快,有主见的人。”佟川说。

    “那不过是打肿了脸充胖子,我自己对自己并没有信心,直到现在,我每天回家都要把白天的事想一遍,唯恐做错了什么。”六嫂说。

    “嫂子,你听我的,我也会竭尽全力支持你,你现在就开始准备,缺什么你就说话。”佟川说。

    六嫂听了说:“走着看吧。”

    直到现在,两个人谁也没提到六哥,尽管他们双方都知道,刚才的话不是这次的主题。

    “嫂子,我还有个事想跟你说,这次六哥去是我的主意,不过不是你们俩发生了这件事以后,我是以前就跟他说的,我想让六哥闯荡闯荡长长见识,我发现他太容易随遇而安了。可是,这次偏巧就赶上了这些事,我让他去也是为了让他冷静冷静,也许他离开了家就会回想起过去的一切,这对你们有好处。”佟川说。

    “你不用解释,这里没有你的责任,我也不会糊涂到这种程度。”六嫂说。

    “嫂子,你真的就这样和我六哥分开了?是一时想不开还是就是这样决定的?”佟川憋了半天问了自己最想问的话。

    六嫂听了佟川这样问半天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说:“他真是太让我伤心了。”

    “嫂子,说起来六哥是不对,可是这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而且也绝对不是只有你赶上了,现在这样的事很多,男人一时糊涂也是有的。何况男人沾花惹草,女人红杏出墙自古就有啊?别想不开,我想六哥也不是不后悔。”佟川说。

    “你说的对,我不是一个想不开的人,这世界之大什么人没有呢?可问题不在这儿,你要是知道我和他是怎么走过来的,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能下这么大的狠心。”六嫂说。

    六嫂把六哥拜师开始,自己和六哥的情结,婚后的磨难以及走到今天的经历说了一遍,虽然不是一桩一件的详细表述,佟川已经听的心动,他觉得六哥太不应该了,也感叹六嫂的有情有义。

    “佟川,这是我第一次跟人说我们的事,我不是一个爱翻旧账的人,我觉得过去的已经过去,可是这件事你让我怎么往肚子里装?”六嫂说。

    火锅的炭火已经灭了,汤的表面飘着一层白色的浮油,餐厅里已经没有几个人,大壮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看着趴在桌子上熟睡的大壮六嫂说:“大壮这些日子特别的听话,他好像知道妈妈心里不痛快似地,我为了他什么事请我也得咬牙。”六嫂说。

    佟川没什么话说,一个劲儿的叹气。

    “劳驾二位,我们这儿到点儿了,您二位要是不用什么的话我们就给你撤桌了。”服务员走过来说。

    佟川站起身结了帐,六嫂叫大壮,大壮可能是太困了,迷迷糊糊的站不起来,佟川走过来说:“嫂子,给他穿好衣服我抱着他。”

    六嫂给大壮穿好衣服,佟川抱起大壮走到门外叫了辆车。

    佟川把大壮放到车后座上,和六嫂上了车一直送到南菜园,到了门口佟川抱着大壮,六嫂开了门。

    进了屋子把大壮放在床上佟川说:“嫂子,太晚了,你们好好休息吧,别太往心里去,什么事也会有转机的,我想六哥也不一定真的就铁了心。”

    六嫂给佟川道了谢送到门口说:“佟川,我还得嘱咐你件事情。”

    “你说吧。”

    “小六子跟着你,你就要多操心,他是个没脑子的人,我知道你的公司不比一般的单位,他看不出眉眼高低的你就要多指点他。”六嫂说。

    “放心嫂子,其实他到了也没什么大事,不过就是让他维护客户,为难的事我不会交给他。”佟川说。

    “可是你们公司不能养着闲人哪?”六嫂说。

    “得有个过程,六哥虽然稍微粗鲁一点儿,可是脑子是够用的,我想慢慢的熟悉了就会做好了,对了嫂子,我说的你自己干的事你考虑考虑,不是没有可行性。”佟川说。

    “好,我想想,不过现在看来是不行。”六嫂说。

    大毛住在婆婆家,本来就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不过和婆婆相处的不错,婆婆是个和蔼可亲又斯文的人,这让大毛感到了另一种和自己母亲完全不同的关爱。

    自从麻金城的出现让大毛又是期待又是焦急,期待的是这个二哥能够哪怕说服哥哥或者嫂子其中的一个人,这个事情就好办了,焦急的是直到今天麻金城一点消息也没有。

    大毛心里着急表面上不能露出来,因为她能感觉到,婆婆最怕的就是她的不安心,最不想他们离开她。

    这天,大毛实在是憋不住了想回家,跟小二子说是可以的,但是婆婆这个关是要过的,不能站起脚来就走,所以大毛决定先和婆婆商量好。

    “妈,我想着回去看看,这么些日子不回去,家里的东西都得收拾了,起码是得晒晒被子,我回去看看就回来。”大毛说。

    小二子母亲听了微笑了一下说:“好,等小二子回来你跟他说,我没意见。”

    婆婆永远都是面带微笑,她从不会提出不同的看法,可是大毛是个细心的人,她能感觉到婆婆心里并不是很痛快。

    小二子下班回到家里,先去了母亲的房间,这是他的习惯,等到他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大毛说了自己的打算。

    “我知道你早就待不住了,我妈没给你气受把?起码比你妈对你嫂子强多了。”小二子说。

    “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说妈给我气受了?我只是想回去看看咱们的房子,里面的东西没人收拾还不都让耗子啃了?”大毛说。

    “都啃了值多少钱?耗子总不能把房子啃塌了吧?”小二子说。

    “你到底跟不跟我回去?你不去我自己回去。”大毛听了小二子的话变了脸说。

    “你就是跟我有能耐,我也没说不回去呀,今天是不行了吧?”小二子说。

    “你有车,这有什么不行的?”大毛说。

    “说走就走,你让我妈怎么想?”小二子说。

    大毛觉得小二子说的有道理说:“那好,明天总行了吧?”

    决定明天要回去了,大毛心里思前想后一夜没睡好。

    第二天,小二子带着大毛走了,婆婆送到了门口。

    大毛说:“妈,哪有老家儿送小辈儿的?我回去看看就回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