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圆地方 > 伤心

伤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穗儿的一句话叫沈建功媳妇心里像开了锅一样,,愤怒,无奈到了顶点。

    “小穗儿,你不要妈妈了?”沈建功媳妇说完这句话哭了起来,这是给大家听的,也是她自己的心里话。现在的局势叫她认为,师娘走了,这个家里就接受不了她了,因为她嫁了人,她不属于这个家了,小穗儿是不是不要妈对她来说还是个未知数,这个家不要她了是她现在的结论。

    对于沈建功媳妇现在的表现,特别是说了这句话以后的哭,没有人不难过,特别是沈建功,心里老大的不忍。

    小穗儿听了并不说话,端着杯子要走,沈建功媳妇情急之下一把拉住她,由于用力过猛小穗儿也没有准备,杯子一下子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杯子掉在地上的一霎那,大家都愣住了,生怕小穗儿说出什么来使这个局势更不好收拾,沈建功媳妇也松了手。

    小穗儿蹲下身去一片一片的捡着杯子的碎片,六嫂忍不住说:“别捡了,碎了还要它干嘛?”

    小穗儿还是捡并不搭理六嫂的话,六嫂走过来拉她,小穗儿忽然满眼是泪的抬起头说:“你们干嘛难为我……!”

    六嫂听了搂住小穗儿哭了起来,人心都是肉长的,谁能是铁石心肠?麻金城尽管对沈建功媳妇的话不满,甚至讥讽她,看见这个场景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六哥也跟着走了出来,麻金城点了一颗烟,对着天空昏暗的月亮叹气。

    “二哥,这怎么办?”六哥问。

    “这就叫树倒猢狲散。”麻金城说。

    “其实,大嫂说的也不是没道理,只是让大哥为难。”六哥说。

    “她带走了小穗儿,大哥怎么办?他会怎么想?再说还有师娘的托付。”麻金城说。

    “白玲也舍不得小穗儿。”六哥说。

    “那是次要的,白玲是谁?大嫂是小穗儿的妈,你们俩一对儿的糊涂蛋!”麻金城瞪了六哥一眼。

    “就看大哥的了。”六哥说。

    “有句话说的好,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大哥这事要是想通了就好办。”麻金城说。

    “你的意思是说,大哥要是同意带走小穗儿就没事了?”六哥说。

    “现在还有什么办法,谁有他们硬气?一个是爹一个是妈,咱们都是聋子耳朵,摆设!”麻金城说完扔了烟头走进屋里,六哥也跟着走进去。

    哥儿俩走进屋里,六嫂搂着小穗儿,沈建功媳妇还在掉眼泪,沈建功抽着烟皱着眉头,大凤困的坐在那磕头儿。

    “大嫂,我看这样吧,这次即使小穗儿跟你走也来不及了,天都这么晚了,大伙儿都累一天了,让大哥再想想,不走的就赶紧歇着,我得走了,我明天还要上机场接人呢。”六哥说。

    “就是你会和稀泥!”沈建功媳妇说。

    “好,好,就是我和稀泥行吧?嫂子,总得有一个不是人的,我乐意当这个差事不行吗?”六哥笑着说。

    “你送我找个旅馆!”沈建功媳妇站起身来说。

    沈建功媳妇这个要求难住了六哥,怎么办都不是,走了更显得生分,不走好像也不妥当,无奈的看着沈建功。

    “你看我干吗?”沈建功说。

    “那……那我不看你我看谁?”六哥无奈的说。

    “你甭看他,我自己的事我说了算,走吧!”沈建功媳妇说着拿起了包。

    六哥还站在那,沈建功媳妇捶了六哥一下说:“走不走啊你?”

    “走走走,我招了谁了这是?”六哥说着跟着沈建功媳妇出了门。

    沈建功媳妇和六哥走了,屋里剩下了沈建功、麻金城、六嫂、大凤和小穗儿五个人,大凤已经低着头睡着了。

    “回屋里睡去!”麻金城说。

    大凤已经睡着了,并没听见麻金城的话,六嫂推了她一下说:“二嫂,去睡觉去吧,累一天了。”

    大凤睁开眼睛愣愣的说:“还喝水吗?”

    “你不用管了!”麻金城有点不耐烦。

    大凤听了看着小穗儿说:“你跟我睡觉去吧?”

    “你睡你的,她跟着我。”六嫂说。

    大凤走了,麻金城说:“大哥,别发愁了,我看让小穗儿跟着大嫂也行,现在大嫂混的比你好,她也有能力照顾小穗儿,你揽着她怎么办?”

    “我不是揽着她,师娘是有话的。”沈建功说。

    “事在人为,师娘的话咱们得听,可是也未必死心眼儿。就是师娘活着,也不能拦着这件事,必定大嫂是小穗儿的妈,这个谁挡得住?”麻金城说。

    六嫂想起了过去,沈建功媳妇从把小穗儿送托儿所到要给她转学,曾经也有过类似的事,母亲并不反对,只是小穗儿的坚持。小穗儿坚持之所以能够成功,原因还不在她,是大嫂考虑了母亲和小穗儿谁也离不开谁才让了步。现在母亲不在了,难道让大嫂和小穗儿她们母子分离就是对的?大哥不做这个决定也有舍不得小穗儿的原因,更主要的是他不想违背了母亲的遗嘱。现在,只有自己能说话了。

    “大哥,我也想了,大嫂虽然说话有点过分,也不是没道理,二哥刚才说的也对,我乐意照顾小穗儿,可是大嫂就不想女儿吗?生气归生气,到底是亲的热的,不能妈走了,咱们就成了仇人了?”六嫂说到这有些难过。

    “哎!我现在没主意,师娘为什么就走了?要是她在,我何必为这个难?”沈建功说。

    “小穗儿,听姑姑跟你说,你跟着你妈和我们疼你是一样的。你大了该懂事了,姥姥不是跟你说过吗?谁也不能跟着你一辈子,你去跟你妈走,到杭州去上学,放了假就能回来,以后你要争气上了大学,你还可以考到北京来,我们也能去看你,好不好呢?”六嫂说。

    “可我想我姥姥怎么办……?”小穗儿说。

    “姥姥走了,谁想她也没办法了?你要是想你姥姥,让她知道你有人疼,她就放心了……。”六嫂说的泣不成声。

    “你们都能去看我吗?”小穗儿说。

    “能,都能看你,都想你。”六嫂说。

    “那我爸爸同意吗?”小穗儿好像把抵抗放到了最后一步。

    六嫂低着头给小穗儿擦着眼泪,她不想看见大哥的表情,麻金城听了用眼睛盯着沈建功。

    “去吧,跟着你妈走吧,那是你妈。”沈建功说。

    小穗儿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半天也说不出话来,六嫂说:“听见啦,你爸爸也同意。“

    “那我非得明天走吗?”小穗儿说。

    “谁说让你明天走了?等你妈在那给你安排好了你再走。”麻金城说。

    小穗儿听了扎到六嫂怀里大哭起来,麻金城站起身来说:“没完了,这哪活得了?”

    沈建功媳妇要住在外边,除了生气和激动以外,她还有另外一层想法。自从见到了沈建功,她没有一刻不想起他,她知道,如果和沈建功单独在一起简直就得崩溃。她之所以没有带岳超来正如麻金城所说的那样,实在是考虑到沈建功的感受。

    冷静会使人恢复理智,沈建功媳妇坐在车里,想起了刚才自己说的话也觉得过头,一些想法不过是猜测而已,为什么要这么猜测呢,心里最初的想法是怕离开这个家。这个想法从一开始认识岳超就有,是师娘的鼓励和对待才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没了师娘她心里没了底。

    想起师娘,想起这么多年自己的痛苦,想起了过去和师娘在一起的经历,沈建功媳妇坐在车里接着哭了起来。

    “嫂子,别哭了,什么事也有个商量,这也不是外人。”六哥说。

    “小六子,你告诉我,我刚才说的对不对?我应该不应该看顾小穗儿?”沈建功媳妇说。

    “你别问我,我是和稀泥的。”六哥说。

    “你本来就是和稀泥,我冤枉你了?”沈建功媳妇说。

    “谁听我的?我是多动腿儿少动嘴儿的角色。”六哥说。

    “我也知道把小穗儿弄走大家舍不得,可是,你大哥这个样儿他怎么照顾孩子?缺爹少娘的孩子心里是什么滋味,问题是我们还都活着。你二哥那样说话对吗?嫂子是那样的人吗?我要是那样想我对得起谁?我永辈子都不能再理他!”沈建功媳妇说。

    “嫂子,我二哥怎么回事你不知道?他不就是那样着三不着两的?你别往心里去。我觉得这次他从陕西回来,无论是对师娘还是对这个家好多了。”六哥说。

    “阴阳怪气的,我听他说话就别扭。”沈建功媳妇说。

    六哥听的出来,嫂子对二哥的埋怨有麻金城说话不周到的地方,其中最主要的还是嫂子对自己说的也没底。

    “嫂子,我是这么想的,师娘为什么把小穗儿托付给了大哥和白玲,一个是因为怕小穗儿离不开这个地方,再有也是怕小穗儿到了你那跟岳超合不来,小穗儿这孩子的脾气你不知道?大哥是不乐意违背了师娘的嘱咐,总而言之一句话,老太太是替小穗儿想,我还记得师娘咽气的时候,为什么就把眼神儿停在了小穗儿的身上,那还不是不放心?”六哥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