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圆地方 > 隔墙有耳

隔墙有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群和张秃子分了手匆忙的往家里走,路过菜市场买了一只三黄鸡,到了胡同口拎进饭馆。

    “把这只鸡给我炖了,要清炖的主要是喝汤。在炒俩菜盛两碗饭给我端家里去。”大群对掌柜的说。

    “干嘛二姐,你要坐月子?”掌柜的开玩笑的说。

    “放屁!对了,我问你,今天有人来吃饭没有?”

    “没人吃饭我这饭馆不得黄了?”掌柜的说。

    “我问你那天跟我在这吵嘴的人来没来吃饭?”大群说。

    “没有啊?”掌柜的说。

    “那就算了,要是吃过我把饭钱给你,不管他哪天来吃你都别找他要钱。”大群说完走出了饭馆。

    “这怎么还打出交情来了?”掌柜的看着大群的背影自言自语的说。

    大群进了家门,六哥躺在床上睡觉还没醒,大群摇醒了六哥。

    “你中午怎么不吃饭?”大群问。

    “我不饿。”

    “你伤成这样不吃饭什么时候好呢?”

    六哥坐起身来看了看窗外说:“几点了?”

    “快九点了。”

    大群打了水叫六哥:“你坐那我给你擦擦身子,你自己一只手擦不了。”

    “我不用,我自己能行。”六哥站那不动说。

    “宁丧种的玩意儿,快坐这,擦完了我也洗洗咱们就吃饭,一会有人给送来。”

    大群按着六哥给他擦了擦身上,六哥昏睡了一天,让大群这么一擦感到浑身清爽。

    大群倒了脏水自己换了水,脱了衣服也洗了起来,六哥看着走出了门,大群在后面说:“假模三道的,跑什么?”

    “我看不了你那光着屁股在屋里头晃悠的样儿。”六哥说。

    大群洗完了正出来倒水,小伙计端着饭菜鸡汤走了进来,大群调开桌椅说:“放在桌子上吧。”

    “一共是四块五毛钱。”小伙计站在那说。

    “给你五块。”大群递过钱去。

    “我没零钱找您,您等着我回去拿。”伙计说。

    “不要了你去吧!”大群说。

    “谢谢您哪!”小伙计咧着嘴走出了门。

    一盘葱白炒肉片,一盘肉丝炒青椒,一盆飘着一层黄油的炖鸡汤,六哥一天没吃饭,香味叫他直想流口水。

    “愣着干什么,等着我喂你呢!”大群说。

    六哥真的饿了,坐下来低头吃了起来,大群说:“今天我看见张秃子了。”

    “他又上那去了?”六哥问。

    “嗯,小丫挺的,想敲诈我,我警告他了,再来劲我就找人敲折了他的腿!”

    “等我好了我收拾他。”六哥想起自己这顿打还是耿耿于怀。

    “对了,你说怪不怪,今天我还碰见俩人,叫我纳闷了半天。”大群把碰见小二子和大毛的事说了一遍。

    六哥听了心里一愣,打听了长相心里明白了是谁。

    “他们一定认识你,那小伙子还说呢,要是你知道他是谁我还得倒找他钱,他们是谁呢?”大群问。

    小二子和大毛知道了未必马上告诉六嫂,这点六哥有把握,可是必定是纸里包不住火,早晚是要露相的,想起来六哥担心起来。

    “你怎么不说话?”

    “男孩儿是我们院的街坊,那女孩子是我大妹妹。”六哥说。

    “他们怎么知道的?”

    “我哪知道?”六哥已经心不在焉了。

    “这么说不是张秃子要去那找你了,看来有人会有一天找我了?”大群说。

    六哥站起身点了一颗烟走到院子里。大群的话叫六哥没法回答,他只觉得怎么这件事弄得越来越乱?抬头看了看天,漫天的星斗。

    六嫂跟母亲和嫂子待到第二天下午,抱着大壮回家。

    临走的时候白葆春老婆嘱咐六嫂说:“回家要是小六子回来,你叫他上我这来一趟,不说别的,就说房子该修理了,你也别瞎疑惑,没凭没据的说出来就伤和气。”

    “真要是那样你就告诉我跟师娘,我们也不会饶了他!”沈建功媳妇说。

    六嫂回到家里,大毛和二毛都吃了饭,大毛今天晚上倒夜班正要睡觉,看见六嫂进来抱过大壮,拿出皮球给了他。

    “你睡你的觉别管孩子。”六嫂说。

    “头一个夜班不困,躺下也睡不着,我跟他玩会儿。”

    鬼使神差一般,六嫂从母亲那回来就再也放不下六哥的事,一个人坐在床边发愣,大毛看在眼里觉得嫂子有点反常。

    “嫂子,家里有事?”大毛问。

    “没有,小穗儿她妈回来了。”

    “哦,小穗儿该上学了吧?”

    “今年就上,可惜了他爸爸看不见了。”六嫂难过的说。

    大毛以为六嫂是为了这个难过不好说什么,过了一会六嫂说:“说起来小穗儿可怜,我光看着她可怜了,大壮也可怜,他有爹跟没有也没什么区别,你哥哥不是跟没有一样吗?”

    说到六哥一下子动了大毛的神经,她看着六嫂,好像是打算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

    “你看着我干嘛?我说的是不是呢?”

    “他老不回家你干嘛不说他?这要是妈在早就不干了。”大毛说。

    提起了老娘,六嫂觉得,虽然她对自己没什么疼人的地方,可要是家里真有个老人,自己也不至于东挡西杀的。

    “我顾得过来吗?”六嫂说。

    “你现在就叫他回来。”大毛说。

    “他说跟着三白到外地跑买卖去了,昨天刚走的。”

    二毛听了立起眼睛说:“瞧他跟的这个人儿,那三白就是个不着调的玩意儿。”

    “问问三白他们上了哪,嫂子,你不能大撒把!”大毛说。

    任何事情无论是好坏都是有缘由的,小二子如果不是想着给大毛买衣服他也不会去秀水街,也就看不见六哥,大毛也就不会知道。大毛不知道怎么能提醒六嫂去问三白,六嫂不去问三白这事情就不会败露,看起来这一切都是偶然的,仔细想起来是有根源的。大毛的话提醒了六嫂,其实想知道六哥去了哪只要给三白打个电话一问便知。接着往后的事更是该着,三白若是真的去出了差也就罢了,偏巧他就在北京,如果三白或者六哥不管是谁相互通气也能避免事情败露,可是他们就忘了这一点,看来任何事情都会有漏洞和蛛丝马迹,没有人会考虑的天衣无缝,这可能就是俗话说的“没有不透风的墙。”

    六嫂上了班在单位里给三白的单位打了个电话,这是六嫂事先想好了的,如果呼叫他的bp机,真是六哥说瞎话的话,三白会替他隐瞒,这点六嫂是有估计的,给单位打电话,三白要是在就跑不了,即便是他明白了是谁找他已经晚了,看来六哥给自己提的问题是对的,是找个聪明的女人还是糊涂的女人做老婆。这也是六哥对六嫂的了解,他知道,一旦白玲认起真来是最麻烦的。

    三白接了电话,电话那头六嫂说:“你怎么不上我们家来了?“

    三白听了一愣,六嫂给他打电话干吗,直到现在他也没反应过来:“怎么,嫂子想我了还是要请我吃饭?”

    “我请你吃屎,你告诉我你跟你六哥是怎么串通一气骗我的?”三白接了电话证明他在北京,六嫂此时已断定了六哥在蒙骗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