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圆地方 > 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哟呵,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是沈建功的师弟小六子对吧?”张秃子皮笑肉不笑的说。

    “对。”六哥点了一下头说。

    “这是你的摊呀?”张秃子问。

    “不是,我替别人看着的。”六哥不乐意提到大群,因为他已经预感到张秃子知道点什么。

    “谁雇的你呢?”

    “是个朋友。”六哥觉得张秃子看来是想刨根问底,瞒是瞒不住了。

    “朋友也得有名有姓啊?”张秃子点上颗烟说。

    “大群。”六哥。

    “哦,那这摊儿是我们家的呀?大群呢?”张秃子说。

    “上广州进货去了。”

    “既然大群不在,我就当回老板,你给我拿几百块钱用用。”

    “这不好吧?她没在我怎么能把钱拿给你呢?她回来我也没法交代呀?”六哥知道事来了。

    “你知道你自己卖多少钱一斤吗?这摊是我们家的,你就是我们雇来的伙计,你跟谁交代?”张秃子说。

    六哥本来就憋屈,他也想到了张秃子会找茬儿,可是没想到他说话这么狠。

    “张秃子,说话客气点儿,我是你媳妇上赶着找来帮忙的,不是她雇来的,可着北京城还没人敢说雇我呢!“六哥满脸通红的说,连他自己都觉得他有点气急败坏。

    “瘦驴拉硬屎,你觉得你是谁?你不过是个吃软饭的混混儿而已,你也不打听打听爷爷是干嘛的?我的眼睛里揉沙子么?你敢给我戴绿帽子,你长几个脑袋?”张秃子扔了烟头说。

    吃软饭这三个字像炸弹一样在六哥的脑袋里炸开,六哥想都没想就从摊位里窜出来一把揪住了张秃子的前胸,摊位前边一阵混乱,围上来无数的人。

    “你丫挺的再说一遍?”六哥揪着张秃子前胸说。

    张秃子瘦小枯干在六哥手里就像一只小鸡一样,他奋力挣扎着说:“嘿!你他妈偷了我的娘们你倒有理了,大家听着,这小子跟我媳妇上炕,他还要打人!”

    当时的秀水街除了买东西的是良民以外,在这练摊的有几个是省油的灯?大群和六哥早就引起旁人的注意,今天没有买卖,大家巴不得找个乐子。

    “绿帽子给你戴上了你还不抽他?”有人起哄的说。

    “他们俩人形影不离,看来你这王八是当定了!”

    “哥儿俩玩两下让大伙瞅瞅!”

    “跟外国人学,你们也决斗一把,我给你看着警察。”

    张秃子使劲的挣脱用力过猛只听见“刺啦!”一声,张秃子挣脱了六哥的手,六哥手里只剩下张秃子衬衫的领子。

    张秃子低头看了看自己没有领子的衬衫说:“操你妈的,好小子你等着!”

    张秃子头也不回的跑了,大云过来说:“六哥,锁上摊走吧,要不然一会儿他找人来可就麻烦了,你看这帮孙子,唯恐天下不乱都等着瞧你的笑话呢!”

    “我不怕他,我正憋着一肚子火呢,今天正好拿他出出火!”六哥扔了手里的衬衫领子说。

    “有热闹了,等着瞧吧!”围观的人说。

    “滚蛋,瞧什么?”六哥冲着围观的人大喊到。

    再也没有比北京人更爱看热闹的了,围观有很多的好处,消遣,评论,见证,还可在将来有一天拿来炫耀阅历,看热闹要站的远一点记住不要溅一身血。

    张秃子去找人,六哥回到摊位里坐在那运气,围观的人并没有走,只不过是没有刚才那样聚拢在一起而是仨一群俩一伙的站那议论,一边议论一边看着张秃子走的方向,看来他们太希望在那个方向看到张秃子返回来。

    张秃子没让这些人失望,没一颗烟的功夫就和四个人返回来,围观的人骚动起来,看得出他们显得很兴奋。

    接近摊位的时候张秃子不住的喊道:“那小子哪去了?”

    在张秃子以为,六哥一定是躲了起来所以要这样说,抬头看到站在那一动不动的六哥张秃子说:“你不是牛逼吗?今天就叫你牛逼到底!”

    说完扭头看着跟上来的几个人,四个人亮出了家伙,有拿弹簧锁有拿刮刀的。所谓弹簧锁就是自行车锁,那个时候打架盛行使用,刮刀其实不是凶器而是钳工用来修整平台的一种刀具,截面是三角形,是专门切削金属用的,一尺多长锋利无比。

    “秃哥,谁呀?”一个矮胖子拿着刮刀看着张秃子,他还不知道他要跟谁打架。

    “就摊儿里头站的那个!”张秃子用手指了指六哥。

    大云吓的脸色苍白的说:“六哥,快跑吧!”

    六哥自从叫大白梨砍了一菜刀以后,知道流氓和摔跤的不一样,他们不凭本事凭家伙,谁的手黑谁就是老大,看到矮胖子拿着刀子心里也是一惊,六哥倒是不怕自己挨刀,因为事到临头怕也没用,到底挨大白梨的刀的时候是光棍一个人,现在是有了媳妇孩子,一旦有个好歹怎么回家交待?跑了又太丢人,本来张秃子就认定了他是吃软饭的,何况张秃子没说错他,本质上来说自己就是吃着大群,别管这个事实是谁造成的。

    四个人走在前边,张秃子走在最后,他的身后是渐渐聚拢的看热闹的人。

    既然人家有了家伙,六哥知道好汉难敌四手的道理,低下头看了看这里除了服装竟然没有一件硬家伙,顺手抄起了坐着的板凳拿在手里。

    “你们光看热闹倒是给劝劝呀!”大云急的对围观的人喊道。

    当然是没人劝,不相干的人谁凑合这个场合?想看热闹的人更不会劝。

    六哥觉得自己窝在摊位里太被动,看看矮胖子快要走到跟前掀起台版走了出来。

    “是他吗?”矮胖子扭过头来问张秃子。

    “就是他,好好收拾收拾这孙子!”张秃子咬牙切齿的说。

    无论多狠毒的人,没有人会用刀子去捅一个无冤无仇的人,所以,过去打架都斗一阵嘴皮子,话不投机就动起手来。这就好像唱戏总得有个开场白。

    “孙子,是你把秃哥的衬衫撕了?”矮胖子说。

    “是我,怎么着吧?”六哥颜色不变的说。

    “你知道我是谁吗?”矮胖子这不是没话找话,混混打架总要自报家门,这个传统应该来源于古代战场上的“来将通名”,过去北京城的小玩闹各个都有绰号称呼,这也是宣传自己的用途。

    “我不认识你。”六哥不是流氓,回答起来就显得外行。

    “我知道你不认识我,我告诉你,到朝阳门打听打听小地主儿没人不知道。”矮胖子说。

    矮胖子的话有两个作用,第一,报了自己的绰号叫对方记住,一旦得胜就传了名,第二,如果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姓盘起道来也就免得动手。

    “什么地主资本家的,你要干嘛吧?”六哥不知道规矩说。

    “让你拿钱你就老老实实的拿出来,这回还不是几百了,哥几个不能白袍一趟,你要是不拿,今天就给你放放血!”矮胖子说。

    “是吗,我就没见过羊上树!”六哥说。

    战争开始了,矮胖子回头一个眼神,四个人拥了上来,六哥抡起板凳先砸在矮胖子头上,矮胖子除了手里的刀以外是个凡夫俗子,板凳早就砸在头上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刮刀也扔了出去正好落在六哥的脚下。

    人群里一阵乱哄哄,有人看着不解气说:“真他妈怂!”

    后面冲上来的叫六哥叼住腕子抬起脚踢在他的腿上摔出老远,人群里又是一阵轰乱。

    后面两个人看了犹豫了一下,六哥顺势捡起掉在地上的刮刀。

    “来呀,谁让我先捅了?”

    那两个人没有跑而是一起冲上来,六哥抓住一个个大的纠缠在一起,另外一个人趁势用弹簧锁抽在了六哥的头上,一下子血流如注。被六哥抓住的人也用刀子扎在了六哥的胳膊上,六哥忍着疼并没撒手,一开始六哥还记住师傅以前说的,不管什么时候也不能下死手的规矩,本想撂倒了一两个吓唬他们,现在头上和胳膊上都着了家伙六哥急了,拿着刮刀的手朝用弹簧锁打他的人的脸上抡去,因为六哥不会使刀,那个人躲闪不及被从左颧骨到右嘴角划了一个大口子,捂着脸跑了。

    六哥死死的抓住捅了他胳膊一刀的人一个“背跨”把他摔在地上,由于太狠了,那人躺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

    正在这时大云在后面喊:“六哥,快走,警察来了!”

    “你给我锁上摊儿!”六哥说。

    “你甭管了,快点跑啊!”大云着急的说。

    六哥不解气朝躺在地上的矮胖子小地主又踹了两脚朝公园跑去。

    六哥逃往附近的日坛公园,那个时候的日坛公园到了下午基本就没有了游人,也可能是那个时候的人除了吃饭还没有顾得上健康,散步的人少,也许那个时候的日坛公园破破烂烂没的可看,总之是冷冷清清。六哥走进公园躲在一个没人的地方坐在地上实在是走不动了,头上的血不住的流着,已经染红了脖子和衣服,胳膊上的伤口疼的钻心,因为那刀子捅的只擦着臂骨,刀子由于是三角形所以有三个刃,把肌肉豁开了一个大口子,六哥忙的不知道捂着胳膊还是脑袋。

    他又不敢上医院,因为附近发生了打架斗殴的事,公安局就会通知附近的医院注意外伤的病人,他又不能回家,这样回家无疑是自投罗网,六嫂看见就更麻烦。可是这样的下去怎么办呢?六哥坐在地上一边忍着疼一边开始发愁,想不到自己混到了这步田地。这个时候六哥想起了三白,虽然三白由于工作的原因,六哥没有把握能找到他,眼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