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圆地方 > 无功而返

无功而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六哥和大群,买了票回到了北京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两个人分手时候大群说:“回家赶紧洗澡,咱们身上估计有活的了。”

    六哥听了立刻觉得浑身痒痒说:“这不用你嘱咐,这两天真受了罪了。”

    “还有,自己别心虚,女人是有直觉的,我们家张秃子每回回来我都能知道这小子在外边老实不老实,不知道你媳妇有这个激灵劲儿没有。”大群说完笑着走了。

    大群的话叫六哥重新心虚起来,女人有直觉,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他觉得大群是有意的拿自己找乐,或者是她对自己的被动不满,这个人真的难琢磨。

    六哥进了院子门就闻见炸货的香味,看到六嫂在厨房里忙和。

    “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六哥说。

    “你怎么才回来?我炸点咯吱盒(一种北京的小吃,一般过年家家都要炸),大哥呢?”六嫂在围裙上擦了擦手看着六哥问。

    “没找着!”六哥进屋放下东西说。

    “没找着?”六嫂瞪大了眼睛问。

    六哥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六嫂愣在那半天说:“这可怎么好?这年还怎么过?”

    “你先得沉住了气,要不师娘跟嫂子就更没法接受了。”六哥说。

    “我就知道这事得出岔儿。”六嫂自言自语的说。

    “别着急,过了年我叫三白再去打听,这回知道大哥的地方了,他就是搬家也不能走的太远。”六哥说。

    “但愿如此吧,我就想,大哥难道不知道家里人惦记他?”六嫂说。

    “你闻闻什么味儿?”六哥说。

    “哟,咯吱盒糊了!”六嫂说着就往厨房跑。

    六嫂端下锅来说:“你得洗洗,一股子羊膻味儿。”六嫂说。

    “澡堂子都关了门了。”六哥发愁的说。

    “我给你坐开水,你自己在屋里洗洗吧。”六嫂说。

    “算了,我上厂子里洗去,夜班澡堂子开着。”六哥说。

    “也好,我给你找衣服。”六嫂说着打开衣柜。

    六哥看着六嫂想起了大群女人有直觉的话说:“我今天就不回来了,我上门市看看去,这几天没去不知道怎么样了。”

    “明天就是三十儿,你得早回来。”六嫂说。

    “知道了。”六哥拿着衣服走出了门。

    六哥骑着车,大街上冷冷清清,有憋不住的孩子零星的鞭炮声,他心里想,难不成就这样疑心生望鬼的过日子?转念一想,哪有那么回事?女人哪来的直觉,错了一步就此打住也就是了,何况今天自己给自己找的这个理由不错,凡事都有利弊,要不是自己和老婆过了这么长时间几乎是分居的日子,也许真的就过不了这个关。想到这心里轻松了一点,他打算洗了澡找个地方喝一口吃点什么,然后好好的睡一觉。

    腊月三十这天,六嫂早早的就起来,叫起了大毛和二毛。过年了,总得有个过年的样子,她用自己的雪花尼短大衣给大毛改了件外套,给二毛买了件鲜红细腰身的外衣,领子还是白色的毛茸茸的人造毛,看起来有点像今天的圣诞老人。另外,还每个人买了一双皮鞋。这是大毛和二毛头一次穿皮鞋。

    二毛穿着站在镜子前看着说:“嫂子,我穿上好看吗?”

    六嫂站在二毛的身后说:“好看,二毛是咱们家长的最水灵的姑娘了。”

    “那管什么用,又馋又懒,属猫的。”大毛说。

    “嫂子,你看她!”二毛撒娇的说。

    “二毛看着大壮,大毛跟我收拾屋子,中午咱们凑合吃点,我炖和肉了,蒯上两勺烩点白菜,溜几个馒头,你哥哥回来咱们一块吃,晚上咱们包饺子。”六嫂说。

    “我哥哥回来了?”二毛问。

    “你睡的跟死狗似地,什么你也听不见,昨天晚上回来的。”大毛说。

    “他上内蒙找我大爷去,找着没有呀?”二毛问。

    六嫂最发愁的就是这件事,听了没说话。

    中午的时候六哥回到家里,六嫂说:“没人管饭吗?”

    “过年了谁家管饭?你这不是骂我呢吗?要饭的才过年叫人管饭呢。”六哥说。

    听了六哥的话,六嫂也笑了说:“你上外边买一小捆韭菜去,我昨天没买,这玩意是现买先吃的好,晚上在饺子馅里放点。”

    六哥买回了韭菜,中午大家吃了饭,六哥喝了点酒回到小屋里要睡觉。六嫂跟进去说:“你也干点什么,回来就养着?大毛跟我搞卫生,二毛看孩子,你呢?”

    六哥眯着眼睛叼着烟卷说:“我干什么?”

    “厨房案板上有块肉,你把它剁了馅儿,再切一颗白菜也剁成馅儿,晚上包饺子。”六嫂说。

    “我不知道剁成什么样算剁好了?”六哥说。

    “甭找辙,吃不吃呢?你就剁,好了的时候我告诉你。”六嫂说。

    “我上趟茅房。”六哥说着往外走。

    “懒驴上磨屎尿多。”二毛说。

    六哥瞪了二毛一眼抓过二毛的胳膊说:“大过年的别找抽。”

    “嫂子,我哥要打我。”二毛喊道。

    六嫂走进门说:“叫你干什么呢,赶紧啊!”

    六哥撒了手走出了门,这情景让大毛想起了过去老娘活着的时候,每当六哥要欺负二毛的时候,二毛也是这样求救,不过现在她喊的是嫂子,想到这大毛心里一热,嗓子有点哽咽。她又想起了自己的工作,过了年,她决定去找陈静,一定要挣钱帮着嫂子。

    六哥在厨房里剁肉,把个案板剁的震天响,六嫂走过来看了看说:“你不过了?”

    “怎么了?”六哥问。

    “等馅儿剁完了,案板也剁烂了,多大动静啊?可倒好,整个院子都知道你们家吃包饺子,你使那么大劲干什么?”六嫂笑着说。

    剁完了馅儿,六嫂又忙和着做了几个菜,天就黑了下来。六嫂放上桌子开始包饺子,六嫂包,大毛擀皮儿,二毛抱着大壮在屋里转悠,六哥帮不上忙在一边抽烟。

    “大毛,你先把锅坐上。”六嫂说。

    “还没包完呢。”大毛说。

    “锅开了先煮一盘给瞎姥姥送去,她一个人过年怪孤单的。”六嫂说。

    “嫂子,一个人儿的可不光是她,我也一个人儿,你怎么不惦记我?”小二子叼着烟卷进了屋。

    “你不老不小的谁惦记你干嘛?”六哥说。

    “你就在这吃,我还给你单独煮是怎么着?”六嫂说。

    “说起瞎姥姥,好些日子没看见她出门儿了。”小二子说。

    “我也忙的晕头转向,真格的,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是有好些日子没看见她了。”六嫂说。

    锅开了,六嫂煮了饺子说:“大毛,你先包着,我给她送过去。”

    小二子看着六嫂的背影说:“嫂子心眼就是好,可着这个院子里,还真没谁想着瞎姥姥。”

    “你会包饺子吗?”六哥问。

    “我会擀皮,我小的时候我妈教给我的。”小二子说。

    “那你就擀皮儿,别站在那等着吃。”六哥说。

    “呵,我上大街买一斤饺子能花多少钱?我吃你几个饺子还得出半儿天工?”小二子拿起擀面杖说。

    “不擀你小丫挺的就别吃。”六哥说。

    六嫂端着饺子来到后院,瞎姥姥窗户的灯亮着,六嫂推门走进来,看见瞎姥姥一个人坐在炕上也在包饺子。

    “姥姥,我给您端盘饺子来。”六嫂说着放在桌子上。

    “瞧瞧,你还想着我,我自个儿这也鼓捣呢哈哈!”瞎姥姥说着拍拍炕沿说。

    “您能吃几个,犯得上自个儿包吗?”六嫂说。

    “那也得包,过年不包饺子,来年就不顺序(顺利)。”瞎姥姥说。

    ”好些日子没看见您出门儿呀?”六嫂说。

    “我这腿的关节炎犯了,眼睛又不管事,我出去干嘛呢?今天上午我托了二婶儿上街给我买了颗白菜和半斤肉,要不饺子我也没法包了。”瞎姥姥说。

    “您先趁热把这个吃了吧,回头再忙和。”六嫂说。

    瞎姥姥吃了一个饺子说:“呵,真香,你和的陷儿?”

    “谁弄呢,我本来不会做饭,现在也没法子了。”六嫂说。

    “哎,难为你了,一大家子人都得你一人儿忙和,小六子可有造化,娶了你这么个媳妇儿。”瞎姥姥说。

    “您吃吧,我还得回去,还没包完呢。”六嫂说。

    “你等会。”瞎姥姥说着艰难的下了地。

    “您干嘛?”六嫂搀着瞎姥姥问。

    瞎姥姥走下床来,从墙边的柜子里掏出一个手绢包:“好多日子就想给你,一个是出不去,二来也怕街坊们瞎猜。“

    瞎姥姥说这打开包,六嫂看倒是个金灿灿小孩子戴的长命锁。

    “把这个给你儿子,过了百岁儿了吧?”瞎姥姥说。

    “我都忙和晕了,您一说我倒想起来了,过了。”六嫂说。

    “这个给孩子压压岁,这可是个玩意儿,你看见过长命锁,那都是银的,这个是金的。”瞎姥姥说。

    “给他这么贵重的东西干嘛?”六嫂说。

    “东西不在贵贱,是我的一点心思。你拿着,这可是个贝勒爷戴过的,我年轻的时候别人送给我的,我留着这么多年,我有什么用呢?这回是物尽其用了。”瞎姥姥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