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圆地方 > 小点声

小点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建功鼻青脸肿,眼角打开了一个口子血流如注,由于天气奇冷,人的皮肤都被冻僵变得脆了,因为皮下的血液几乎是凝固的。所以,在剧烈的打击下不光是青肿,有的地方甚至会裂开。

    格日勒也被打的眼圈青了一大块,到底比沈建功轻,此时她也顾不得自己,连拉带拖的把沈建功拖回到屋里。

    沈建功靠在炕上,格日勒拿来酒和棉花一点儿一点儿的蘸着他脸上的血,酒精让沈建功钻心的疼,他咬着牙没有吭声。看到沈建功伤成这样,格日勒一边擦一边流着眼泪。

    “这帮畜生……。”格日勒骂到。

    “格日勒,那些人是谁?好像不是生人。”沈建功说。

    “那个被你摔倒的是我丈夫,其它的是他的朋友。”

    格日勒的话叫沈建功大吃一惊,难怪他这么恨自己,原来他是把自己想成了不堪,既然是格日勒的丈夫,为什么格日勒不和他在一起?他丈夫又为什么那么拼命的打她?沈建功虽然心里有种种疑问,疼痛让他顾不得这些,所以,他听了并没说什么。

    大黑狗又叫了几声,从声音里听的出,乌力吉回来了,因为大黑狗从开始“汪汪”的叫声改成了“吱吱”的叫声,这是看见家人或者熟悉的人才有的。

    “这鬼天气,羊冻得比我走的都慢。”乌力吉进门说。

    看到躺在炕上的沈建功和青眼圈的格日勒乌力吉愣在了那:“这是怎么了?”

    “苏和来过。”格日勒说。

    “这畜生干什么来了?”乌力吉说。

    “他叫我回去,我不回!”格日勒说。

    格日勒把经过说了一遍,乌力吉凑到沈建功的跟前看着他的伤说:“对不起你了,把你也连累了进去。格日勒,去找些羊油来。”

    格日勒把羊油拿了进来,乌力吉用棉花蘸着一点一点的往沈建功的伤口周围擦。

    “这样会好一点,疼的就轻了。”乌力吉说。

    乌力吉点上烟递给沈建功,自己又点上说:“狗日的苏和,他是一只草原上的独狼,一个流浪汉。格日勒嫁给他我就不同意,可是他坐在我们家门口就是几天几夜,后来没办法,他家里也来人说情,谁想这畜生结婚以后,除了喝酒就是打老婆,格日勒怀孕的时候,他一脚踢在她肚子上流了产。格日勒受不了跑回来几次,这次是时间最长的。他欺负我没有儿子,我老了。”乌力吉说完大口大口的抽着烟。

    “为什么不找派出所或者领导?”沈建功问。

    “他阿爸就是苏木(乡)里的达拉噶(领导,头头),我们去告谁?要不是怕格日勒这个没娘的孩子孤独的像根草,我会杀了苏和然后给他抵命!”乌力吉叹了口气说。

    “这样下去总也不是办法。”沈建功说。

    “我也曾经想过,我们搬到海日古湖边上去,离他远远的,可是,我现在连力气都没有了,我给蒙古人丢人,蒙古人是不怕搬家的。”乌力吉说。

    “大叔,你觉得搬到那就行了吗?”沈建功说。

    “那有我年轻的时候的几个和兄弟,他们能保护我们,只是现在离他们太远了。”乌力吉说。

    “大叔,要是真那样,我帮你们搬家。”沈建功说。

    “这样拖累你我已经不忍心了,等你好了,你的朋友回来,你赶紧把羊弄到城里换成钱回家过年去吧,你的父母一定会想你了。”乌力吉说。

    说到家,沈建功心里有一阵惆怅……。

    大毛自从陈静那回来以后,心里就七上八下,如果工作成了,她就要离开这个学校,想到这心里有点难受,如果工作的事没有成,她又有点不甘心,陈静会不会帮忙?一旦去上班,怎么和嫂子交待?看来自己当时只是考虑了上班帮助家里,并没有考虑这些细节。无论在家还是上学,大毛的心里始终都是这件事。

    下午放了学,大毛回到家里,像往常一样,把今天要做的菜摘洗干净给嫂子预备好,等着二毛进门大毛穿上衣服去了车站等候六嫂。

    大毛刚要出门,送电话的到了门口:“大毛,去接电话。”

    大毛一愣,谁会给我来电话呢?跟着去接是陈静。

    “大毛,今天有时间吗?”陈静在电话里说。

    大毛犹豫了一下说:“没工夫呢,我得接我嫂子,还得看着孩子。”

    “哦,本来想找你当面说说,你没时间就算了,我在这简单的跟你说一声吧,工作的事没有问题了,问题是你要退学是要通知学校的,而且必须家长出面。你跟家里怎么说你想好了吗?”陈静说。

    这正是大毛这几天就为难的事:“姐,非得家长出面吗?我们班就有不来上学的,也没通知学校呀?”

    “那是什么孩子?你再想想,我现在只能告诉你,工作的事你不用担心,我已经给你说好了,而且什么时候你想来都可以,剩下的事我帮不了你了,你自己想办法,还有,你要是有什么困难你就跟我说。”陈静说完了又告诉了大毛电话号码就挂了电话。

    大毛放下电话走到车站,眼睛盯着靠站的车,脑子里却想着陈静的电话。

    “你在这愣着什么?”六嫂抱着大壮站在大毛跟前。

    大毛跟着六嫂回来家,六嫂忙着做饭,大毛抱着大壮坐在床上,心里还是想着这件事。

    “吃什么?”一家人坐在桌子跟前吃饭的时候,六哥走进了门。

    “粗茶淡饭,叫不上名儿来。”六嫂说。

    六哥听着六嫂的抢白没说话,自己盛了碗饭坐下来说:“今天下午嫂子来了电话,叫我明天去师娘那帮着扫房。“

    “明天几号?”六嫂问。

    “明天就是腊月二十三了。”六哥说。

    “妈呀,我都过糊涂了,可不是吗?咱们也得准备准备了。”六嫂说。

    “准备什么?到时候就一块到那过得了。”六哥说。

    “你到省事,你是不是单开门户过日子?即使是去那,家里也得有过年的样子不是?”六嫂说。

    “这眼看着就过年了,大哥连个信儿也没有,老太太惦记着,嫂子心里也不是滋味,这年我看不好过。”六哥说。

    “你不是叫三白去打听大哥了吗?”六嫂说。

    “我还没抽工夫打听大哥的地址,他上哪找他去?”六哥说。

    “那这么多日子你都干什么了?”六嫂听了说。

    “买卖不好做,过年了还得打点关系,好卖的没钱进货,库里有的又卖不出去,你当我的日子好过?”六哥说。

    “当初我说什么来着?破釜沉舟是有胜算才行,你可倒好,没看见兔子先就撒了鹰。”六嫂说。

    “你现在埋怨我有什么用?既然身子掉到了井里,耳朵还能挂的住?”六哥放下筷子点了颗烟走出了门外。

    六哥被六嫂数落了两句一生气放下筷子出了门,屋里大毛和二毛都瞪着眼看着六嫂忘了吃饭。

    “吃你们的,甭理他。”六嫂说。

    “嫂子,我们真上您家里过年去吗?”二毛想起上次去六嫂家里的情景问。

    “在哪过年咱们家也得收拾的像个过年的样儿,你哥哥那意思是图省事,你们听不出来吗?明天我歇班儿,你们俩放了学早点回来,跟着我收拾屋子。”六嫂说。

    六哥走出了门心里烦躁异常,想起自己的买卖没有起色,家里过的不像样,老婆又一个劲的有意见,情绪低落起来。走出了胡同口忽然想起了今天六嫂问打听大哥地址的事,心里想,不如就去打听一下,然后告诉三白,万一找到大哥叫他早点回来,自己不是也做了件对得起大伙的事?想到这骑车朝沈建功家走去。

    六哥去过张秃子的家,所以不用打听就进了门,屋里没人门却开着,六哥站在那正纳闷,张秃子老婆大群走了进来。

    “你找谁呀?”大群打量着六哥问。

    “张秃子。”六哥说。

    “张秃子在号儿里(监狱)吃窝头呢,我可没钱替他还账,你看我值一万块钱吗,你把我带走得了。”大群说。

    六哥猜想这就是张秃子的老婆,可这话听不明白说:“我没听明白,我没找他要钱,我是跟他打听事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