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圆地方 > 外强中干

外强中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六哥和三白来到饭馆,坐下以后六哥叹了口气说:“兄弟,别怪你嫂子,这也不能都怨她,你瞧现在家里过的成什么样了?她心里也着急,也怪我把工作辞了,因为这个好多日子都跟我别扭。”

    “你把工作辞了?”三白瞪大眼睛问。

    “嗯,我想着专心的干这个买卖。”六哥点了点头说。

    “算了,说以前的都晚了,知道尿坑就睡筛子了。你现在怎么打算?”三白问。

    “眼睁睁的就是干不过人家,现在假零件太多了,一个点火线圈咱们买三十还是努着劲,人家卖十块钱,照样用,用户不管那个,便宜的就好。你现在出了保定往南,做汽车零件的都成了作坊了,一家子攒车的都有,五岁大的孩子说话还不利索,你叫他找个什么型号的螺母,当时就给你拿来,一点儿都不带错的。我现在该着厂家的货款,家里我也给不了钱,全靠你嫂子那点工资,大毛二毛还上学,儿子还得买奶粉,我他妈都快要饭了。”六哥说。

    “六哥,我倒是有个主意,我去了内蒙,发现那和咱们这不一样。咱们这都是单位里公家才用吉普车,那的私人就有用的,特别是牧民,有钱就买这样的车,适合在他们那个地方跑,就是假零件坑了他们。他们宁可多花俩钱也不买假的,因为他们买零件不容易,有的要跑好几十甚至上百公里,原来外蒙拿木材和皮子跟咱们换吉普,现在白给都不要,就是假车和假零件给坑的,二连浩特那地方,连手纸都是假的,擦屁股把屁眼都擦了大口子,南蛮子可把蒙古人坑苦了。你不如在边远地区想点办法,比如草原,山区,油田。“三白说。

    “我也是这么想,本钱大的都是成批的往外地走零件,多了就挣钱了,可我的本钱不成啊?大的做不了,小的不够吃。”六哥说。

    “我这回是常驻东北和内蒙了,我给你联系着,我那也有成车和零件中转库,有了单子先给你定下来。”三白说。

    “那感情好了,对了,说到内蒙我想起来了,我打听一下我大哥去的地方,你有时间去瞧瞧他,这眼看就过年了,我师娘也着急呢,我媳妇就更甭说了,你知道,就因为那回大壮过满月喝酒那句话,我媳妇都快把我杀了。”六哥说。

    “好,你打听好了我就去找他。”三白答应道。

    两个人喝了个半醉,结账的时候三白推着六哥的手说:“别逞能耐梗,今天算我的,”

    六哥笑了笑说:“难得你小丫挺的张罗结账,忘了你宰我的时候了?”

    大毛不想上学,六嫂坚决反对,可是大毛虽然表面上温顺,实际上是个有主意的人。尽管六嫂那天近似警告的表明了态度,大毛并没有打消自己的看法。

    这天,大毛没去上学而是去了老娘的单位,她想打听一下,自己能不能接老娘的班,如果能行她就一定要去上班。大毛上学的学校在东城,老娘的单位在朝阳,中间距离有十几里地,大毛身上没钱从早上走到老娘的单位,打听了地方走到了厂里。

    门卫看到一个孩子问道:“姑娘,你找谁?”

    “我找厂长。”大毛说。

    门卫很奇怪问:“你是厂长的什么人,你有什么事?”

    大毛说出了老娘的名字和自己的身份,门卫只好联系了厂长办公室。

    世界上的事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巧,厂长办公室负责接待的竟然是六哥原来交的女朋友陈静。那个时候的被服厂多是军队的家属或家庭妇女,真正有文化的人少,陈静工作努力加上有文化,就升到了办公室主任的位置。陈静此时正要去食堂去打饭,接到门卫的电话听说是六哥妹妹心里也觉得奇怪,放在平日里,她会推到下午再接待,六哥的原因让她决定马上见大毛。

    大毛走进办公室看到陈静心里也是一愣,虽然她知道陈静和老娘是一个厂子里,可是那是过去的记忆,很长时间内这个人在她的记忆力已经消失,她做梦也没想到会见到她。

    陈静比过去成熟了很多,干净利落给人一种干练的样子,这点在大毛的印象里是符合的。陈静看见大毛也觉得她变成了一个大姑娘,想起六哥,陈静不知道说什么。

    “你是大毛吧?你还认识我吗?”陈静找了个话题从办公桌后站起来说。

    “认识。”大毛点点头。

    “你母亲身体还好吧?”陈静只能这么问,她不能问六哥。

    “我妈去年就没了。”大毛说。

    “啊?”陈静吃惊的说。

    陈静给大毛倒了一杯水让她坐下,自己坐在她的旁边说:“真想不到大妈没了,我那个时候在外地培训,你今天干吗来了呢?”

    大毛沉吟了一会说:“我想到这儿上班。”

    “你毕业了?”陈静说。

    “没有,可我不想上学了,我想到这来接我妈的班,不知道行不行。”大毛说。

    “你不上学家里同意吗?”陈静本想问六哥是不是同意,还是转了话头。

    “能不能接班呢?”大毛并不回答这个问题,她要问的是她最想知道的。

    “我问你家里能同意你不上学吗?”陈静说。

    大毛听了陈静的话心里一冷,本来她背着六嫂这样做心里就没底,要是有希望也值当的违背嫂子一次,现在听起来没希望,她觉得再说什么也没用了,何况碰到了陈静,不知道她会不会因为哥哥难为自己。大毛到底是孩子,想到这站起身来说:“那就算了,我回去了。”

    “你等等,我并没说没别的办法,但你先得跟我说实话,你家里同意不同意,比如你哥哥怎么想?”陈静最后打出了六哥这张牌。

    关于这个问题,大毛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原来想好了的,一旦见到领导先就要把家庭困难说清楚,这样才有希望,现在她觉得不行,因为对方是陈静,是原来哥哥的女朋友,是嫂子的情敌,如果告诉她现在家里混的样子,即使是工作有了希望,陈静会不会称愿,嫂子知道会怎么想?所以,大毛点了点头。

    陈静看了看大毛,她是个精明人,看得出大毛的答复没有底气,一定是有什么苦衷就说:“你可说实话我才能给你想办法,你不说实话,一旦你哥哥知道了会埋怨我的。”

    大毛听了更为难,所以摇了摇头说:“就是这些,我家里同意,你最好给我想个办法,没办法你就直接告诉我,我就回去。”

    陈静看了看手表说:“好啦,先跟我吃饭去,吃完了饭咱们再聊。”

    大毛听说陈静叫她去吃饭,心里犹豫,事情没有消息,跟着她去吃饭算怎么回事呢?嘴上连忙说:“我不饿,你要吃我在这等着你。”

    陈静知道大毛不自在,拉着她的手说:“叫你去吃就去吃,不吃饭就甭说别的事。”

    大毛无奈只好跟着陈静去了食堂,大毛平生也没见过这么多人在这么大的屋子里吃饭,屋子里摆着一溜溜的桌子,桌子两边是长凳,,房间的四周还有很多的窗口,窗口跟前也同样是很多人在排队。

    陈静拉着大毛走到窗口跟前掏出饭票说:“你在这排着,我去那排队买菜,你看看你想吃什么把这个给里面的师傅。”

    排队的人有认识陈静的打着招呼,还有拍马屁的一口一个主任的叫着。排队的人看到大毛是主任领来的,有人就叫大毛先买。陈静听到说:“不用,就叫她排着队。”

    轮到大毛往里一看一下子晕了头,包子、馒头、面条、花卷、烙饼、馅饼看的她眼花缭乱一时不知道买什么好,买东西的大师傅看了看说:“想吃什么赶紧说,后面都排着队呢。”

    大毛怯生生的用手指了一下馒头,师傅就拿了两个花卷过来,大毛本想说不是,想到花卷也不错就拿了转身要走,大师傅喊道:“姑娘,没给钱呢?”

    大毛一听出了汗,自己哪有钱呢,有人就指着她手里的饭票说:“就拿这个给他就成。”

    大毛这才想起了陈静给她的饭票,连忙递了过去。师傅拿出两张剩下的给了大毛说:“不给是不给,一给就给这么多,用不了的。”

    大毛拿着花卷走出队伍,站在那不知道上哪,陈静端着菜走了过来说:“走,咱们回去吃去,这忒乱乎。”

    大毛跟着陈静回到办公室,陈静把菜饭放在桌子上,拉过一把椅子让大毛坐下说:“吃吧。”

    大毛问:“你呢?”

    陈静笑着说:“我不忙,你先吃。”

    大毛看了看碗里的菜,一份黄瓜炒鸡蛋,一份四喜丸子,香味扑鼻,大毛走了半天本来就饿了,这个时候恨不得把那丸子一口吞到肚子里。转念一想,这样的饭菜家里是难得的,要是嫂子二毛都在这该多好?想着想着心里难过起来,低着头咬了一口花卷咽不下去了。

    陈静倒了水端过来了看到大毛咬了口花卷不吃问:“怎么?不好吃?”

    大毛摇了摇头,眼泪在眼睛里含着,陈静凑到跟前说:“大毛,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

    “姐姐,你无论如何得让我上班,我实在是上不下去学了?”大毛说着哭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