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圆地方 > 叹气

叹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白穿牛仔裤的时候,正是中国的领导者刚明白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的时候,从上到下的萌发了摆脱贫穷的愿望。只是这么多年根深蒂固的观念,让老百姓观望的多实干的少。院子里的小二子也是个先行者,他比三白做的彻底,干脆就辞职干买卖,老百姓管这样的叫“下海”。

    下海原是个戏剧圈里的行话,意思指一些非专业的票友放弃本行成为专职的演员,在这些下海的演员里,也有出类拔萃的人物,例如著名言派老生的创始人言菊朋。

    小二子弄了辆三轮,不知道从哪淘换(寻找)来的汽水瓶子做起汽水来。小二子的汽水太简单了,色素,糖精,香精加凉水。三轮上放上一块人造冰,把灌好的汽水往冰上一放,站在立交桥底下就开张,一瓶汽水一毛五。他这还是最初的干法,最后形成有人专门加工制作,有人趸货去卖。二子自己前店后场,贩卖加工一条龙。白天卖汽水,晚上回来加工。

    由于要刷瓶子,二子就占着水管子。那个时候一个院子里就一块水表,到了月底大家按人口算水钱,谁用的多了街坊们就有不乐意的,因为有多吃多占的嫌疑。

    二伯的媳妇二婶就很有意见,背着小二子就说:“这水管子成了他们家的了,整天跟水王八似地。”

    小二子刷瓶子用水多,还有一条招人讨厌,那就是他那辆三轮车,放在院子里挡着半个过道,谁过去谁碍事。小二子好像并不在乎这些,依然我行我素。

    “二子,你的买卖怎么样呢?”一天六嫂问他。

    “还成,一天挣个十块八块的。”小二子低头刷着瓶子说。

    “能挣那么多?”自从三白说一块石英电子表能挣五十块钱,六嫂就觉得,这简直跟神话一样,她只想是三白顺嘴吹牛,现在听了小二子的话又吓了一跳。

    “你算哪,一包糖精两毛钱,够灌好几十瓶汽水儿的,色素更省事,五分钱一包,要什么色有什么色?剩下就是凉水了,这一瓶连五分钱也合不上,一瓶卖一毛五,哪天也得卖个百八十瓶吧?“小二子说。

    “谁说凉水不花钱?你不花钱是真的。”六嫂说。

    “我怎么不花钱?我也交水费呀?”小二子听了抬起头来说。

    “你交你一个人儿的,你得使三个人的水,那两个人的水钱谁掏?”六嫂问。

    小二子听了不说话了,六嫂说:“再说,你这个汽水谁喝了不得闹肚子?”

    “闹肚子跟我就没关系了,我又不是大夫?北冰洋汽水好喝,他们不是买不起吗?”小二子说。

    “我看你这买卖长不了,早晚有人找你的麻烦。”六嫂说。

    “找麻烦再说,不干这个干那个。”小二子说。

    “你这样使水,街坊可有意见了,也就是我说你,别人不说可人家心里不乐意。”六嫂说。

    “六嫂,也就是你,换个人我理他吗?有意见,有意见茅房提去呀?”小二子不服气的说。

    “大老爷们儿敢作敢当,耍混不是道理。”六嫂说。

    “嘿,六嫂,我怎么得罪你了?”小二子说。

    “既然多用了水就多拿钱,从这个月起,你算仨人儿的水钱。”六嫂说。

    “我这个活儿就干一夏天,天说话就凉了,我不卖了我也拿仨人的钱,凭什么呀?”小二子说。

    “不卖了就没人找你要了。”六嫂说。

    “六嫂,这个院子里我还是就跟你有来往,没想到你第一个跟我过不去,好!我拿成了吧,瞧着我六哥的面子。”小二子掏出一块钱放在水池子边上,端起装满空瓶子的大盆走回了屋子里。

    这个月底,小二子多掏了水钱,院子里的街坊都夸六嫂敢说敢做,唯独把老娘气鼓了肚子。

    六嫂参与了家务,老娘却撤了手,站在一边等现成的,六嫂下了班忙着往回跑做饭,路上还要买菜,更要命的是,老娘虽然不管做饭了,可钱照样不能少给,六哥已经交了自己的工资,几个月下来,六嫂搭着饭钱到了月底竟然捉襟见肘。

    结婚的时候六嫂带过来的钱都填给了六哥结婚,两个人并没存项,六嫂在家的时候,只交给母亲十元饭钱,其他的就是自己支配,除了买点零用的东西和衣服以外,从来口袋里也没干净过,所以,她对钱几乎就没有概念。现在离月底还有好几天没了钱,心里不禁慌乱起来,六哥是帮不了他,因为六哥的零花钱还要六嫂给他,思来想去决定找母亲。

    趁着星期天回家六嫂跟母亲张了嘴:“妈,借给我点钱吧?”

    “借钱干嘛?”母亲问。

    “离月底还好几天呢,没钱了,明天买菜都不知道怎办呢?”六嫂说。

    “这就叫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让你知道知道,你也不明白过日子的难处。”母亲说。

    “要说可不至于的,你们俩的工资加上你婆婆的退休金,五口人仨人挣钱怎么会呢?”沈建功媳妇说。

    “不在乎这个,过日子比树叶还密呢,吃不穷花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外边有搂钱的匣子,架不住家里是个没底的匣子,你且得学呢!”母亲说。

    六嫂张开嘴跟母亲借钱本来心里就很别扭,现在听了母亲的话不由得一阵烦躁:“您就说借不借吧,干嘛说那么多?”

    “要饭的打狗,你到穷横起来了,借钱还有这口气的?”母亲哪里知道六嫂的委屈和难处,仍然开玩笑的说。

    六嫂看母亲还接着说,扭身拿起包说:“我走了!家里还有事呢!”说完往门外走,沈建功媳妇一把拉住说:“说恼就恼,谁说你什么了?”

    “别拉着她,属狗的,说翻脸就翻脸,你当着你还是在家里当姑娘的时候呢?”母亲看到六嫂莫名其妙的生气也生起气来。

    沈建功媳妇拿出二十块钱说:“没说不给你呀,够不够呢?”

    六嫂并不接钱说:“我就说是借,怎么就招出您这么多话来?”

    白葆春老婆听了说:“你到底因为什么?”

    沈建功媳妇怕招出不痛快来说:“师娘,她就是小脸儿,在家里惯惯的没遭过难,您就别问她了。”说着把钱塞在六嫂手里。

    六嫂此时上不来下不去,顺水推舟的说:“我走了,家里真有事呢。”

    沈建功媳妇说:“有事就回去,下礼拜再来。”

    六嫂走出了门,小穗儿要跟着,白葆春老婆抱过孩子说:“你看不出来,她是有事呢。”

    沈建功媳妇说:“我也觉得她是有心事,哎!小六子怎么也不回来,问问他呀?”

    白葆春老婆说:“先让她自己折腾折腾也好。”

    六嫂出了母亲的家门,心里空荡荡的,真不知道此时是难过还是气愤,更不知道现在上哪去。思想起来,觉得今天也怨自己,母亲怎么会知道自己的难处呢,就是因为一时的赌气,现在弄得有家难回了。

    女人爱逛商场,有人说女人有购买欲,其实这样说是欠妥的,男人就没有购买欲吗,不过是方向不同而已。如果说女人对鲜艳的颜色,精致的商品的偏好是女性的特点,这倒是事实。另外,逛商场有的时候是女人排遣心情的好去处,因为可以转移她们的注意力。

    六嫂出了家门坐车去了王府井,想到口袋里只有二十块钱,自己都觉得好笑,因为无论是看上了什么也不能买。她忽然想到了麻金城,那次沈建功结婚六嫂演戏给六哥看,就是跟麻金城上了这,在这买的那双鞋现在还在柜子里,六嫂想着过去的日子,那么新鲜的就在在眼前,由此想到了大哥的结婚,想到了父亲,七叔、她甚至想到了路丁,心里翻腾起来,在这五光十色的地方是这样的心情,她不由得回头看了看,好像身后有一座门,门的那头是她的过去,门的这头是现在的日子,六嫂现在已经跨过了这座门,她不能再回去了。

    在外边混了一天水米没进的六嫂天黑的时候回到了家里,她是按照往常的时间回来的,当六嫂走到屋子外边的时候,听见里面说话的声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