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圆地方 > 叫板

叫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看着沈建功媳妇一个劲儿的哭,白葆春老婆安慰到:“别哭了,咱们哭也没用,沾上这玩意就跟得了病一样,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咱们得想法子慢慢来。”

    “他就是欺负我没地方去,我要是有地方去我早就躲开他了,这哪是过日子?”沈建功媳妇抽泣着说。

    “你还得从心里头暖他,这孩子不是坏人,这个我知道。这么样儿,这回咱们娘儿俩分分工,我唱红脸儿,你唱白脸儿。得有个镇唬他的让他有个怕。我跟他嚷,你背地里劝,两头加工。”白葆春老婆说。

    “到这份儿上了,您就别着急了,您还发着烧呢,我再给您弄一碗姜糖水去。”沈建功媳妇抹了把眼泪放下孩子出了门。

    自从白葆春死了以后,白葆春老婆几乎就没工夫让心安下来,她甚至连难受都没有时间,现在发了烧,又生了气,到了晚上病有些重,沈建功媳妇劝着她去医院,白葆春老婆坚持不去,因为她觉得还不至于到了这个地步。

    沈建功从师娘家里出来,想起师娘生了这么大的气,心里也没了底,回到家里闷头睡了一天,醒了天已经黑了。看看媳妇没回来,不知道师娘那怎么样了,左思右想放心不下,想着再回去又怕挨骂。爬起来走出了门,忽然想到了六哥,这么长时间也没见到他了,不如去找他,哥儿俩聊聊。

    六哥家里刚吃了饭,老娘出去上街坊那串门,沈建功来到院子里正碰见白玲出来打水。白玲抬头看见沈建功吃了一惊。

    “大哥!这么晚了你干嘛来了?”白玲问。

    沈建功看见白玲猛然醒悟,自己怎么没长脑袋?光想着找小六子聊天解愁,怎么忘了白玲,自己气的是师娘,白玲是师娘的女儿,想到六嫂的脾气,沈建功后悔起来,这不是自己送上门来了吗?

    白玲说话的声音惊动了六哥,从屋里走出来看见沈建功说:“哟!大哥,你怎么来了,快进屋。”

    此时沈建功进退两难,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屋子。

    白玲给沈建功端上一杯茶水,六哥说:“大哥,从上次我跟白玲回门到现在,咱哥儿俩一直没见面,你忙什么呢?”

    “瞅着殃打(无精打采)了似地,怎么了大哥?”六嫂问道。

    “没……没什么,今儿去串个门儿,回来路过这就想来看看。”沈建功支吾着说。

    “吃了吗?”六哥问。

    沈建功本想找六哥聊聊,听见六哥问正好是个借口说:“没吃呢,小六子,咱们俩出去喝点儿去怎么样?”

    “大哥,没吃这有现成儿的,上外边干嘛去?小六子天天喝的跟猫似地,我刚给他扳了两天,你怎么又来勾魂儿?”六嫂说。

    “瞧你这是怎么说话?大哥来了本来就应该喝点儿,平常我听你的,大哥来了你还限制?”六哥不高兴的说。

    “那怕什么?他也不是外人!”六嫂说。

    “得了得了,你们俩别吵,我管着他不让他喝多,我有点事找他呢。”沈建功说。

    “我们刚吃完饭,家里还有剩菜呢,你们就在这喝。”六嫂说。

    “没你这样的,大哥来了你让他吃剩的?”六哥说。

    “喝酒给你们俩剩菜就不含糊,依着我就不能喝!”六嫂说。

    “你还有完没完?”六哥立起眼眉说。

    “我在这喝酒不合适,回头大妈看见了不好。”沈建功说。

    “走,大哥,甭听她的。”六哥说这拉起沈建功走出了门。

    “早点儿回来,小六子我告诉你,你再晚回来我可不给你开门!”六嫂跟在后头说。

    六哥和大哥沈建功走了出来,王府断墙的南边有家小饭馆,专门卖羊肉汆面,也兼卖小菜酒水。

    两个人走进去坐下,要了酒菜六哥说:“大哥,真有事找我?”

    “这不是废话吗?你的意思我是跑你这混酒喝来了?”沈建功说。

    “哪的话?我怎么能这么想?”六哥笑着说。

    “这回哥哥我可是惹了漏子了(祸)。”

    “怎么档子事呢?”

    沈建功把怎么因为赌钱跟媳妇打架,又怎么气了师娘说了一遍,六哥听了说:“大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上次我去张秃子那找你就看出来了,他们那是合伙算计你呢,你怎么还玩儿?”

    “这不是该着帐呢嘛?输的钱都是从张秃子那拿,到现在二百多块了,我昨天把手表给了他。”沈建功沮丧的说。

    “嫂子发现你没了表能跟你有完?”六哥说。

    “那怎么办?就说丢了。”

    “大哥,输钱捞本儿就等于想把煤球洗白了,这个你不能不知道吧?嫂子人不错,你怎么下的去手?你这就是赶上她了,你要是碰见白玲,能把你骨头给你折腾散了。”六哥说。

    “我今天一天都揪心,你说师娘能不能叫我给气坏了?要是那样,我是对得起师父还是对得起她?”沈建功说着低下了头。

    “大哥,你别急,我回头去看看探探消息,看看师娘怎么样。”六哥说。

    “小六子,想起来这里也有你的毛病。”沈建功说。

    “我有什么毛病?”

    “你喝多了酒跑师娘那酒炸(撒酒疯),师娘跟着你后面转悠才着的凉”沈建功说。

    两个人喝了一阵酒,沈建功说:“走吧,等会白玲又跟你干仗,我也走了。”

    出门的时候,六哥掏出二十块钱说:“大哥,你拿着,可别去玩了。”

    沈建功推脱说:“这……”

    “你跟我还这样干吗?我要是有钱多给你点,我现在也是在白玲那要小钱儿花呢哈哈哈!”六哥说。

    “怎么呢?”沈建功问。

    六哥把老娘叫他们两个人交一个人的工资的事告诉了沈建功,沈建功摇了摇头说:“兄弟,老爷们要是沦落到找媳妇要钱花,那滋味可不好受。”

    送走了沈建功,六哥回了家。进了屋六嫂说:“大哥走了?”

    “走了。”

    “找你什么事?”六嫂说。

    “没什么事,好长时间没看见我,想我了。”六哥敷衍道。

    “小六子,你忒拿自个儿当回事了,还有人想你?”六嫂知道六哥没说实话,话里含着讥讽的说。

    “哎,大哥这不就来看我了吗?”

    “他进门我就看着他不对劲儿,你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六嫂说。

    六哥想到要去看师娘也得跟白玲说,或者白玲早晚也要知道,不如跟她说了:“大哥叫师娘生气了。”

    “为什么?”六嫂听了瞪起眼睛说。

    六哥把沈建功说的大概的说了一遍,六嫂听到母亲病了当时穿上衣服说:“我回家看看。”

    六哥拉着她说:“你这个人,听风就是雨,有嫂子在那呢。这么晚了你去干嘛?明天咱俩下了班就直接去怎么样?”

    “不成,你要是不让我去,我今天晚上就睡不着觉了。”六嫂说。

    六嫂穿起衣服就要走,六哥说:“你这么晚了回去,我要跟着你回头我妈又是事,你等明天不成吗,我明天请假跟你去。”

    六嫂说:“你去干嘛?我一个人去她管不了吧?难道我妈病了我也不能回去?”

    “瞧你把我妈说的,我妈有那么不通人性吗?”六哥不乐意的说。

    “你在家里呆着吧,不用跟着我。”六嫂说着推开门走出去。

    六哥追到大门口说:“这么晚了,你回来还有车吗?”

    “我还回来干嘛?”六嫂说这头也不回的走了。

    六哥看着六嫂走出了胡同,转回身来走进院子关上了大门,路过老娘屋子的时候,老太太喊了一声:“小六子,你进屋来!”

    六哥走进屋,老娘坐在床上问:“你媳妇干嘛去了?”

    “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六哥说。

    “甭打马虎眼,我都听见了,是不是你丈母娘病了?”

    六哥看瞒不住说:“是,刚才我大哥来给送信儿来了。”

    “你怎么没跟着去?”老娘说。

    “我干吗去,她一个人儿去了还不成?”六哥说。

    “甭这假豪横,小六子,你怎么做事不过脑子?你丈母娘病了,你让你媳妇一个人儿大黑天的跑回去你不跟着,她母亲会怎么想?人家不说你不懂事,还得说我这老婆子不是人,你怎么净往里头装你妈?”老娘埋怨的说。

    六哥本以为刚才自己说的话老娘会认可,没想到反倒落了埋怨,心里觉得是自己错想了老娘说:“我这就去。”

    “这还干嘛去?她前脚走了你后脚才到?那不是越描越黑?装混蛋都装不像!我怎养活你这么个缺心眼的,你还站着干嘛?还不死觉去!”老娘说。

    六嫂走到家,沈建功媳妇听见敲门声出来开了门,六嫂急忙往母亲屋里走,连和嫂子打个招呼都没有。

    推开门见母亲已经睡了,看着母亲脸色苍白不由得眼泪流了下来。

    “你这么晚干嘛来了?”沈建功媳妇悄声的说。

    “我大哥上我们家去了,跟小六子说了我才知道。”六嫂哭着说。

    “你说这臭不要脸的,怎么还跑你那说去了,还嫌不乱?”沈建功媳妇气的咬着牙说。

    “我妈怎么样呢?”六嫂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