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圆地方 > 出嫁

出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老头进了屋子,白玲知道这是小刘的父亲了,赶紧站起来叫了声大叔。

    小刘爹两眼不离白玲左右笑呵呵的说:“瞧瞧,城里的人就是懂规矩,这孩子长的可真好。”小刘爹说。

    “爸,这是跟我住一宿舍里的姐们儿,跟我最好了,她叫白玲。”小刘介绍说。

    “快坐下吧,今儿你来的正好家里有肉有鸡,平常是没有的。”小刘爹说。

    “城里人谁稀罕这个?”小刘母亲说。‘

    “现杀的猪,现宰的鸡,都是新鲜肉,城里人吃不着。”小刘爹说。

    说话间摆上饭来,一盆猪肉鸡肉炖在一起,还有蘑菇,肉片炒白菜,那肉片明晃晃的肥油。大个的馒头是方形的,像个枕头足有半斤重,要是烤了像城里的面包。

    几个人坐在桌子前吃饭,小刘母亲不住的往白玲碗里夹菜。

    “姑娘,尝尝这个,这蘑菇是我在山里采的,好吃极了,拿到城里能买好几块钱一斤呢!”小刘爹说。

    “爸,她爱吃蘑菇。”小刘说。

    “爱吃今儿这盆里的全是你的,你走的时候我给你带点回家让大人们尝尝。”小刘爹说。

    “大妈,别夹了,我都吃不完了!”白玲看着自己的碗里的菜已经冒了尖说。

    “吃的完,你这么大个子得多吃东西。”小刘母亲说。

    “咱们这的馒头个儿这么大?”白玲看着馒头新鲜的说。

    “山里种地离家远,干粮蒸的个儿大点儿带着方便。”小刘爹说。

    “大妈,小刘明天就出门子了,您舍得吗?”白玲问。

    “舍不得舍得都没用呀,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只是要找个好人家做爹妈的才放心。小顾人老实肯出力,小刘老欺负人家,这样看来将来到婆家受不了气。”小刘母亲说。

    “要是受气了怎么办?”白玲听了忽然想起了自己于是问道。

    “最怕这个,你嫁了人家就是人家的人,娘家说话就气短,本来我们家人口就清净,就一个儿子,这不小刘想了这么个办法,明天叫你跟着送亲,就说是她的表妹,也让他们看看咱们家不是没人。”小刘母亲说。

    “我看不至于的,小顾一家子都是老实本分的庄稼人,不能给小刘气受。”小刘爹喝了口酒说。

    小刘听了这些话心里有点难过,必定是要离开爹妈,端着碗低着头,眼圈一时红了。

    吃了饭小刘带着白玲出门去爬山,白玲想起了麻金城,那次是他要自己去爬山,结果山没爬成。

    出了家门房子后头就是山,两个人爬了上去。山上有各种各样白玲根本就不认识的树木,开着城里从没见过的花,鸟鸣唧唧,密林深处,阳光穿过树叶撒了一地的亮点。

    又走了一程,白玲已经气喘吁吁,走在前边的小刘回头看着白玲说:“怎么了,爬不动了?这才到哪呀,我小时候天天爬。”

    “这个绿的是什么果子?”白玲指着接满绿色青果的树问。

    “这就是核桃呀?”

    “核桃怎么是绿的?”

    “把皮剥开里面就是硬壳了,你没看见过吧?”

    小刘说着摘下一个递个白玲,白玲费劲剥开青色的皮,果然里面是白色的核桃,砸开壳露出白色的核桃仁。

    “吃呀,甜的。”小刘说。

    白玲吃了核桃仁,觉得不像平日里吃的核桃味道,很嫩并有甜味。

    “现在还不熟呢,等到秋天核桃熟了,摘下来把皮沤掉,核桃壳就变成成深颜色的了,就是你在城里看见的颜色,核桃仁也老了。”小刘说。

    “这个毛茸茸的是什么果?”白玲指着另外一颗树说。

    “这个你也吃过,是栗子。”小刘说。

    “栗子怎么还有毛?”

    “跟核桃一样,扒开皮里面就是栗子壳了,怀柔的油板栗很出名呢。”

    白玲有摘了个栗子剥开皮,吃了一口,甜甜的还有青草的味道。

    出了树林眼前豁然开朗,四处群山层层叠叠,远处的山是淡蓝色的。

    “这山里会不会有狼?”白玲问。

    “这可说不准。”小刘表情严肃的说。

    白玲一听毛孔悚然说:“那怎么办?”

    “只好认倒霉了。”小刘说。

    “那咱们回去吧?”白玲吓得脸色发白的说。

    “哈哈哈哈!哪有狼?有也是深山里面,有人住的地方它不来。你看那房子上画的白圈儿了吗,狼看见就不敢过来了。”小刘一阵笑声在山谷里传来了回音。

    白玲顺着小刘的手看去,果然很多房子的墙上都画着白圈儿。

    “为什么画了圈儿狼就不敢来?”白玲说。

    “狼怕圈,狗怕砖,这个你不知道?不信你看见狗你就弯腰,它扭头就跑,因为它以为你是捡砖头砸它呢!”小刘说。

    忽然,小刘看着白玲乐起来,白玲纳闷的说:“你乐什么?”

    “你看看你的手。”

    白玲看了看自己的手,手指头都是黑色的。

    “你嘴唇和嘴角上都是这个颜色哈哈哈!”小刘接着笑着说。

    “这是怎么回事?”

    “你剥核桃皮,那汁儿流出来粘在你的手上,嘴上,干了就这样哈哈!”

    “你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白玲问。

    “这多好看哈哈哈哈!”

    又转了半天,白玲摘了花和野酸枣等等,两个人走下山去。

    到了河边,白玲蹲下用河水洗手,怎么洗也洗不掉,河水清澈见底,能看见各色的石子还有寸长的小鱼。

    “这河水真清亮。”白玲说。

    “能直接喝,这都是山里的泉水,你喝一口尝尝,好喝着呢。”小刘说着捧起一水就喝了起来。

    白玲也喝了一口说:“这么凉?”

    “这河水不管天多热,水老是这么凉,所以,这河就叫清凉河,咱们回家吧,”小刘说。

    晚饭以后,白玲和小刘到河边散步,远山如黛,天边一抹晚霞通红火亮,头顶上的天变成深蓝色,隐约可以看到星星闪烁。

    “小刘,明天你可就不在这儿遛弯儿了。”白玲说。

    “别提这个,我现在不想这个。”小刘说。

    “真不想假不想?”

    “早晚你也能体会到我现在的心情,没法说清楚。”小刘看着远处的山说。

    “说说看,也许一说就清楚了。”白玲说。

    “想着明天到他们家,晚上床上就躺着一个大老爷们,忽然就有点害怕了。”小刘说。

    “你跟小顾耳鬓厮磨的这么好几年了,至于的吗?”

    “那不一样,我可没法想象跟一个男人躺在在一张床上,是不是临结婚的人都有这个想法呢?”

    “其实没什么的。”白玲忽然想起了去密云和六哥在一起的事,顺口说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没什么的,你跟男人一起睡过?”小刘瞪大眼睛问。

    “我去密云看六哥的时候就跟他睡在一个炕上,还有他们一个同事。”白玲说。

    “啊!仨人?那你能睡着吗?”小刘听了白玲的话半张着嘴闭不上。

    “谁也没脱衣服,捂着被子睡,当时没地方去呀!”

    “我可没有,以前小顾跟我挺规矩的,后来领了结婚证,你又不在宿舍住了,他就老来,坐半宿也不走,我说你不死觉去坐这干嘛?回头看宿舍的看见叫什么事?你猜他说什么,看见怕什么?咱们现在就是合法的夫妻,就是睡在一个床上也没人敢管。我就明白他是憋着那样呢,我说,你甭想,一天不办事一天你就得规矩点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