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圆地方 > 再来

再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路丁走了,走的时候并没有和白玲告别,白玲觉得从和他认识以来,尽管他很随和,也很谦让,最让白玲觉得办的漂亮的就是没来告别这件事。倒是小刘觉得不合适,不住嘴的埋怨说:“这刚到哪呀,怎么就不认识人了?走的时候也不来说一声,不跟我说不要紧,他得跟你说呀?”

    一个星期过去了,这个星期里,白玲平静异常的度过,话也很少说,小刘以为是路丁走了,白玲心里不好受还不住的安慰她。

    按照和母亲的约定,白玲星期六晚上回了家,进门的时候看见母亲走出来拿煤球,母亲看见白玲说:“回来了,我还怕你不回来扔我一人儿呢。”

    “妈,您怎么回来了?”白玲看见母亲吃了一惊。

    “我还是不放心你,礼拜一我再走。”

    白玲为母亲的操劳心里又难过又感激,像有刀子捅她的心。

    她进屋里换了衣服,母亲看了看女儿说:“怎么觉得你瘦了呢?是不是想妈了?”

    “妈,我都多大了?”白玲说。

    “哟,我在那可是张着心不放心你,你想想我不应该吗?说来也怪,我在家的时候你也是一个星期回来一回,怎么就跟我在你干爹那不一样呢。”母亲说。

    “我爸爸怎么样?”白玲说。

    “还成,忙着招生办学校,也真够忙和够呛,晚上我不让他喝酒,连你干爹也给限制了,把那老东西馋的直告饶说:‘你不让老五喝,你不能不让我喝呀,我不受你的管辖呀?’我说:‘你不是说乐意有个小心眼的人盯着你吗?怎么刚盯了几天就受不了啦?’他后来不说话了,可是还没出息,有一天半夜趴起来偷着喝酒让我给逮着了,又臭数落他一顿。”母亲说。

    母亲说完拿出两个口袋说:“瞧瞧,你干爹让我给你带来的,这是梨,这是老玉米。每年梨收了你干爹吃不了就给人,今年谁来要都不给了,说都给你留着,这点东西把我累死了。”

    “这是那开白花的树上结的?”白玲拿着一个梨问。

    “是,好吃着呢,又酸又甜,这种梨可是通州的特产。”母亲说。

    白玲想到了那片开白花的梨树,马上停止了想象,因为那个情景里有伤痕。现在白玲已经能够做到不去想那些让自己心痛的事了。

    “你记得你干爹说给你说亲的事吗?”母亲说。

    “他是说来着。”白玲说。

    “那可不是说着玩,他真给你找了门亲事,就是那个给你爸爸看病的张云鹤的侄子,非得让我去看看,我说不成,白玲有了对象了。”母亲说。

    白玲听了不知道说什么说:“妈,您做饭了吗?”

    “做好了,对了,妈问问你,你的对象怎么样了呢?”母亲说。

    “妈,你们怎么就没别的事了呢?”白玲说。

    晚上躺在床上,母亲说:“看你爸爸那个认真劲,我也替他高兴,他一辈子就好喜这个,这回是找着用武之地了。可是真累呀,我又心疼他。看着你干爹那些徒弟,我都羡慕他们,个顶个的棒小伙子,你干爹说什么听什么。再想想你爸爸这仨徒弟,你说你爸爸看了心里头怎么想?”

    白玲早就担心父亲会为这个难受,听了母亲的话更不是滋味说:“妈,下个星期您就别往家跑了,我去那看看他们去。”

    母亲跑了那么远的路,又拿了那么多的东西可能是累了,没过多久就睡着了。白玲想到,无论对什么事有什么样的心思,其实这都是自己的事,父亲走了,大哥没来电话,麻金城就更不用提了,慢说是对父亲,当初那种要死要活的缠着自己,不是说放下也就放下了吗?白玲顺理成章的又想到了六哥,可她马上就停止了思想,她必须控制自己。以后不用刻意的留意自己的感受,也不用专门去对待谁,就轻轻松松的去面对,反而没了烦恼,白玲觉得和大哥沈建功的交往才是自己的本来,她原本应该同样的对待他们两个人,原因就是对待麻金城和六哥,她太认真了。

    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这当中大哥沈建功打了电话,白玲把父亲上通州的事说了。星期六下午的时候小刘对白玲说:“白玲,今天你还回家吗?”

    “我今天不回家了,我去我干爹那。”白玲说。

    “你干爹在哪呀?”小刘说。

    “在通州呢,我爸和我妈都在那呢,我上礼拜跟我妈说好了的”白玲说。

    “那没辙了,我原来想你这礼拜跟我回我们家呢,我们那现在桃梨大酸枣的都下来了,让你尝尝去,特别是我们那的栗子又香又甜。”小刘说。

    正说着话,听见有人敲窗户,白玲扭头一看是传达室的师傅。

    白玲打开窗户师傅说:“外边有个人找你”

    “谁呀?”白玲问。

    “你出去瞅瞅去不就得了。”师傅说完走了。

    白玲走出实验室跑到厂门口,六哥站在那咧着嘴乐着看着他。

    “你干嘛来了?”白玲看见六哥说。

    六哥说:“什么时候下班呀?”

    “这才几点?五点呢,你干嘛?出什么事了?”白玲说。

    “你能不能想点好事?我来了就一定出事了?”六哥皱着眉头说。

    “你都把我吓怕了,什么事呢?”白玲说。

    “跟我上通州看看师傅去。”六哥说。

    “你都好了?”白玲说。

    “今天拆的线,礼拜一我就上班了。”六哥说。

    “上礼拜我妈回来的时候我就跟她说好了,今天就去。”白玲说。

    “这不正好吗?”六哥说。

    “你什么时候良心发现的,怎么想起看我爸爸呢?”白玲说。

    “你这是什么话?我一直就有良心哪?”六哥说。

    “那你等着我下班?”白玲说。

    “死心眼儿,你不会请几个小时的假?”六哥说。

    “那你站这儿等会我。”白玲说。

    “这小伙子我认识你,你忘了有一天晚上你跑这找她来,还跑到宿舍里去找呢?”原来这个师傅正是那次白玲跟麻金城走了以后,六哥来找她碰到的那个值班的。

    “师傅记性真好,这么长时间还没忘呢。”六哥笑着说。

    “干嘛的?门卫就得眼睛毒,”师傅得意的说。

    白玲跑了出来,穿着一件红色的风衣,六哥看着眼睛一亮说:“够时髦的?”

    “发奖金买的,还行吧?”白玲说。

    “行,够派头,跟你一块走我就显得老土了。”六哥说。

    “那你别跟我一块走呀,是你找我来的我又没找你去?”白玲说。

    “就这么空着手去?”六哥说。

    “我妈我爸,还给他们买什么?”白玲说。

    “三伯呢?”六哥说。

    “我干爹也不争我呀,他还给我拿吃的呢,上回我妈会回来带了两大口袋呢。”白玲说。

    “我可不能跟你似地,我都准备好了,你看成吗?”六哥说着从传达室的小屋里拿出个兜子打开说:“正名斋的蜜供(一种回民的点心),稻香村的桃酥怎么样?”

    “都叫你傻六子,我看你不傻,去了怕我爸爸撸你,先上供对不对?”白玲说。

    “本来大哥也要去呢,嫂子有点儿不舒服,我给拦住了。我代表大哥看看师傅去,走了这么长时间了,我有点没良心了。”六哥说。

    六哥的到来让白玲心里很高兴,两个人上了车,白玲心里想,不管是怎么样,六哥必定是听了自己上次的嘱咐,这也难为他,他也是身不由己。她觉得自己想明白了,从现在开始她应该努力的回到当初认识六哥的状态当中,这样对他,对父母,对自己都好。

    一个人要理智的条件是平静的心态,而平静心态的前提是满足。白玲现在真的很满足,六哥来了,他没忘了师傅,他能找自己来,这都叫白玲觉得六哥还是原来的样子。白玲仔细的想着,其实她要六哥什么呢?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她还真的没仔细的问过自己,不错,白玲喜欢六哥,到底六哥什么地方这么让自己几近失魂落魄呢?别人爱一个人也是这样吗?如果是,爱这玩意真是活受罪。

    白玲入神的想着,车上的人很多,因为到通州的车只有这一趟,白玲和六哥被挤的挨着很近,六哥一只手扬起抓住栏杆,一只手提着兜子,白玲这个时候就在他的胸前。这是第三次和六哥挨的这么近,第一次是六哥让许三儿打了,白玲给他上药,第二次是去家里找六哥把他逼到那段王爷府的断墙下,这次是第三次。其实六哥更多的时候是在白玲的脑子里打转,真正的面对一个有血有肉的六哥并不多。六哥喘着粗气,憨憨的看着车窗外边,那眼睛里一副无忧无虑的神情,白玲没有直盯着他看,只是偶尔的看他一眼。

    车子不住的晃悠,人多白玲没地方扶,跟着前后的晃动。

    “抓住了我。”六哥看着白玲说。

    六哥这句无意的话让白玲感到很有依靠的感觉,人要是陷入这种遐想的时候,每一个字都变得有了意义。

    白玲抓着六哥的扬起的胳膊六哥说:“别抓这呀,我这扬着手就够受罪的了。”

    “那抓哪?”白玲说完了觉得自己的话很可笑,于是乐了起来。

    车离通州越近,车上的人也越少,终于可以松口气了。下了车白玲和六哥朝许三儿的家里走去。

    白葆春老婆正在做饭,看见进来的白玲和六哥说:“哟,小六子来了?”

    白葆春老婆的话惊动了在屋里的许三儿,急忙跑出来说:“小六子,你要再不来我还得给你丫挺的屁股一脚,哈哈哈!”

    两个人进了屋,白葆春坐在那喝茶,看见六哥心里高兴但表面并没流露出来。

    “师傅。”六哥叫了一声。

    白葆春只淡淡的“嗯“了一声,六哥知道师傅是个不愿意感情外露的人,只是最近这段时间自己的做法,看到白葆春的反映心里头一阵的发虚。

    “我给您买了点吃的。”六哥说了打开兜子,马上后悔起来,因为还有许三儿在。

    果然许三儿挑了眼:“小兔崽子,你这叫眼里有师傅啊?”

    “还有您的。”六哥急忙补救。

    “争出来的不香了。”许三儿板着脸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