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圆地方 > 败坏门风

败坏门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们有的时候评价一个人,总喜欢给他归类,有没有想过,人为什么一定要属于哪一类人呢?其实,就是世界上就有那么几类事,只要人们涉及它们就一定要归到那类事里。比如麻金城喜欢白玲,他用的是百依百顺的办法,这是这类事里这类人的办法,我不想说这是设计好了的,因为麻金城和六哥一样,也不是经历了多少个女人,他只不过是走了另一个方向。人们常说,识时务者为俊杰,那就是说要看事情的发展及时调整自己的策略,但是这个调整一定要和目是一致的,否则这种调整就没有意义了。

    麻金城既然喜欢白玲,那他就一定要时刻注意一切有关的动向。六哥的加入本来是让他担心过一段时间的,比如他接了那么长时间的白玲,六哥只参与了几次,他就发现,白玲和六哥的关系已经和他扯平。后来六哥有了对象,这让麻金城觉得长出了一口气,可白玲在大哥沈建功的婚礼上的表现却让麻金城明白,白玲不但没有放弃,相反六哥有了对象严重的刺激了她,这对麻金城来说真是个危险的信号,于是,麻金城开始调整自己了,我说过,调整应该和目的是一致的,麻金城的调整是要达到他的目的,这本无可非议,暂且不说他用了挑拨,讥讽等等的办法。但是他心里明白,这远远的不够,从婚礼回来和白玲的谈话让他感觉到,白玲并没有放弃自己的想法,他要抓紧时机。

    大哥沈建功带着老婆来师傅家,麻金城当然要来,同时他还想到,无论白玲怎么痴心,六哥的对象是她最大的障碍,他相信白玲是个聪明人,聪明人的糊涂一定是暂时的,如果他多跟白玲说说这个厉害,她会明白的。

    吃饭的时候,白玲的消失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因为白玲常有这样的时候,大家喝酒她会吃了饭到自己的房间里去,熟悉她的人都没发现,谁也不熟悉的沈建功老婆当然更是浑然不觉。

    当饭吃到尾声的时候,白葆春老婆忽然想起了白玲说:“小玲子哪去了?”

    白葆春老婆这一问沈建功老婆想了起来说:“对呀,跟我端完了菜就没进来。”

    “不象话,他大嫂头一次来,怎么这么没规矩,准是又跑回自己的屋子里去了,我瞧瞧去”白葆春老婆说完走了出去。

    没一会她回来说:“没人,衣服也穿走了,这孩子能上哪呢?”

    “是不是找小六子去了?”沈建功老婆说。

    “你说什么?”麻金城警觉起来。

    “她问我小六子住在哪,我说我也没去过,只知道地址就告诉了她”沈建功老婆说。

    “她也不认识呀?”白葆春老婆说。

    “师娘,我去找找她去!”麻金城站起身来说。

    “不用!”白葆春说。

    “怎么不用?这孩子除了上班就没自己出过门儿”白葆春老婆着急的说。

    “鼻子底下长着嘴,还能丢了?”常顺义说。

    “她找小六子干吗?”白葆春老婆自从那天晚上明白了女儿的心思以后,一直担心她弄出事来,看来这个担心今天显露了端倪。

    “瞅着小六子没来,怕你不高兴吧?你刚才的脸子可耷拉下来了?”常顺义对白葆春说。

    白葆春并不理会常顺义的话说:“咱们吃咱们的,谁走都不拦着!”

    饭吃完了,沈建功老婆和师娘去厨房里收拾家伙,屋子里剩下白葆春和常顺义以及两个徒弟。白玲的走让气氛不愉快起来,沈建功觉得如果真如自己老婆说的那样,白玲从她的嘴里知道了六哥的地址去找他,无论因为什么都有点内疚。

    他干咳了一声说:“师傅,要不我现在回去看看小六子在家没在家?”

    白葆春手里托着烟袋没说话,常顺义说:“五哥,你怎么说那句话来着?儿大不由爷,脚大不由鞋,这么大的姑娘了,你也做不了十分的主了”

    白葆春说:“不用去找他们,好人不用看着,看着的没好人。甭管是谁,要是败坏了我的门风,他就别进我的门!”

    白葆春的话叫麻金城听到了希望,对呀,自己光知道干着急,怎么就没往师傅身上想呢?要是把这件事上升到的高度,自己最发愁的事就有师傅帮忙了。

    东西收拾完了,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白玲老婆对沈建功说:“你们俩回去歇着吧,这些天肯定是净跑了腿了。”

    沈建功看了看师傅,白葆春点了点头说:“对,回去歇着,甭老惦记着我。”

    沈建功两口子站起身来走到门口的时候,白葆春说:“甭去找小六子。”

    沈建功答应着走了,一路上不住嘴的埋怨老婆。

    常顺义坐了一会也走了,屋子里剩下了白葆春两口子和麻金城。麻金城今天决心是“虎吃鹿肉,死等”他到底要看看白玲什么时候回来,他也想听听白玲怎么解释,更想看看师傅的态度。尽管这么多年以来,他和白玲的关系很近,就连常顺义,沈建功都觉得白玲非他莫属,可他并没得到师傅师娘的首肯,今天也是个机会,借着这个因由把事情挑开了说,也许自己还有机会。

    “师傅,我有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麻金城说。

    白葆春“嗯”了一声。

    “说小玲子去找小六子,这是咱们的猜测。您也别着急,万一她就是像我七叔说的那样,怕您因为小六子今天没到场您不高兴呢?”麻金城说。

    “就是这样,她找的着找不着的现在都应该回来了,这都什么时候了?”白葆春老婆说。

    “问题就在这,咱们不是往坏处想,小玲不是那样的人。如果真是小六子和小玲有了什么事,我看这怨小六子,你自己有了对象了,怎么还这么干呢?”麻金城决定先在师傅这彻底的把六哥打垮。

    白葆春老婆就怕麻金城往这上头说,她担心要脸要面的白葆春跟自己的女儿和六哥翻了脸。

    “咱们就等着,水落自然石出”白葆春说。

    直到六哥和白玲走到家门口前几分钟,麻金城走出了门外,他估计白玲不敢不回家,他要去等她,把今天发生的事和白玲实现说了,这样白玲一定会害怕,麻金城再从中斡旋,这是争取白玲的好机会。

    “你也别光听老二的,他这几年追咱们孩子,你也不是看不出来,这里头有他的私怨”白葆春老婆说。

    “都是你宠着她!”白葆春说。

    麻金城并没料到小六子会送白玲回来,当他看见那一幕的时候,他心里又恨又冷,翻身回到屋里说:“师傅,他俩回来了,在门口难舍难分呢”麻金城把刚才看见的说了一遍。

    正说着,白玲走了进来。

    白玲到底是年轻人,她一心里只想着六哥,尽管也有回家晚了要麻烦的担心,却被激情冲淡,直到进门的时候她才感到,这个麻烦是必须面对的,而且看着父亲和母亲的表情,她觉得这个麻烦大了。

    “二哥,你怎么还没走?”白玲没有先跟父母打招呼,而是先叫了麻金城,她想先转移一下视线,其实也是这种心情的体现,因为她先叫了父母就会使这个麻烦来的更直接。

    “你上哪了?”当然是白葆春的老婆先发问。

    “去找六哥了”白玲想都没想的说,其实也不用想,因为她也没有其他的借口。进门实话实说这倒是白玲进门之前唯一经过大脑的考虑。

    “找他就找了这么半天哪?”白葆春老婆问。

    “开始去了他没在家,我等了一会。我怕晚了没车就往回走,正好碰见他。”白玲说。

    “你回来的时候也没车了?”麻金城接过话茬说。

    麻金城这句话对白玲很不利,原本白玲想的是只说一下这个过程,父母未必会问她怎么回来的,因为让他们知道六哥送到门口都没进来不好,其实这个细节不说父母也未必要问。白玲这个小算盘只是她自己的想法,她哪里知道,麻金城早把看见的都告诉了白葆春夫妇呢?

    “对呀,你是怎么回来的呢?”白葆春老婆一句紧似一句的追问有自己的打算,她这样问女儿,白葆春就没有机会插嘴,或者说让白葆春觉得自己已经在教训白玲,他可能也就不说什么了,其实还是袒护女儿的办法。

    白玲不明白,麻金城早不说话晚不说话,为什么这个关键的时刻说了这么句话,本来是打算叫他解围的,他怎么到提醒呢?

    “六哥送我回来的”白玲此时已经横下一条心,她决定不管问什么都照直了说,看看他们到底要问什么或者对什么感兴趣。

    “他怎么没进来?”白葆春老婆说。

    “他说太晚了,明天还要早走呢,再说了,是我让他送我的,他本来是有事脱不开身的”白玲索性大包大揽起来。

    “洗洗死觉去!再这么晚回来我非砸断了你的腿!”白葆春老婆这样说,其实就是想借此结束,给女儿放开一条路。

    “等等!”白葆春叫住了正要转身就走的白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