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天圆地方 > 什么时候回来

什么时候回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人这个东西很贱,没时间的时候想睡觉,有了时间又睡不着,六哥本想多睡会,最好能和晚上的觉连在一起,因为他实在是太累了。可翻来覆去的就是再也睡不着,晚饭的时间到了,大毛走进来叫他吃饭,六哥觉得没胃口,说了声不吃就走出了院子。天气好的出奇,气温不冷不热,六哥顺着街道走,一时不知道上哪去。

    大哥此时应该已经到了师傅家,六哥一边走一边想,老二麻金城也应该去了,师傅现在正问我呢。白玲说不定又是跟着大哥起哄。

    想到麻金城,六哥心里一阵不爽,说真的,做师弟的没有对不起他的地方,即使是因为白玲,他也不能下那么狠的手,说那么损的话,可还不能跟外人说,这不让人笑话?六哥觉得,以后对老二应当敬而远之,不温不火即可,这个态度也应该同样适合白玲,因为得罪了她就是得罪老二,六哥想着想着,不知不觉的就遛到了故宫的后门。找了个石凳坐在那,掏出烟卷抽了起来。

    北京就是美,特别是皇城周围一步一景,从小就在这块地方长大的,只是没有留神。护城河的垂柳在夜风里摇摆,送来一阵清风沁人肺腑,六哥想起了老娘说的话,就是托生条狗也要生在北京城。

    一对对情侣从六哥身边走过,看着他们那卿卿我我的样子,六哥想,别人搞对象都这么有乐趣,怎么到了我这就这么别扭呢?想起陈静反对摔跤,难道一个人的爱好也要算到人格里吗?陈静今天的态度一点也没有缓解的意思,假如自己也不让步,这是不是就拉倒了呢?想到这六哥自言自语道,拉倒就拉倒,自己也没做错什么,陈静一个劲的要挟自己也不是事,可是想到如果真的是这个结局,六哥也觉得遗憾,特别是想到了老娘,眼巴巴的盼着他有了对象,娶妻生子,因为自己没了爹,老娘这是对父亲的交待,万一和陈静吹了,怎么跟老娘说?

    老娘反对自己摔跤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沉静,老娘不是好脾气,迁就陈静也是为了自己的家里穷,能有姑娘看上已经不易,加上自己盖的那间小房,只有一间半的房子,下面还有两个念书的妹妹,这样的家庭对谁来说也是个负担,六哥忽然觉得自己并不具备搞对象的条件,应该再晚两年,等着妹妹们长大,都有了工作顾上她们自己,家里的条件好点,那个时候再想这件事也不迟。现在自己是在不对的时间里做了一件不对的事,想到这,六哥心情豁然开朗,他决定,先好好的挣钱帮着老娘拉扯妹妹们,也要利用年轻好好的跟师傅学摔跤,师傅是名师,不学出个所以然来对不起他。六哥自己解劝了自己,把烦恼都扔到了九霄云外,此时一身的轻松,看了看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他站起身来往家里走去。

    想开了心思,放松了自己,六哥吹着口哨走进了胡同,就在这时他发现,白玲站在胡同口。

    白玲并不认识六哥的家,原来,沈建功带着新娘来师傅家谢师,是结婚那天白葆春临走的时候定好了的,所以今天常顺义也来到了白家。白葆春老婆杀鸡炖鱼的准备了很多,沈建功两口子一进门,白葆春老婆脸上都乐开了花。

    走进屋子,白葆春和常顺义也很高兴,沈建功打发老婆去厨房帮忙,白葆春说:“不用,白玲在那就行了,这么远叫她歇着吧。”

    不大功夫,麻金城也进了门,常顺义说:“这下就差小六子了,多咱到咱们多咱吃饭。”

    沈建功接过话茬说:“师傅,别等他了,他今天给我打了电话,说明天就要出差不能来了,叫我跟您说一声”。

    常顺义说:“明天出去今天怎么不能来?”

    “我想他还不得准备准备吗?特别是有了对象了,也得说一声,道个别什么的哈哈!”沈建功说。

    “对,遛遛马路什么的,要不对象也不答应呀?”麻金城在旁边添油加醋的说。

    白葆春听了半天没说话,过了一会对麻金城说:“叫你师娘开饭!”

    麻金城去叫师娘,沈建功调开桌椅,大家落座饭菜上了桌,白葆春老婆进来看了看桌子说:“等等小六子呀?”

    “不等了,他有事不来了”白葆春说。

    “今儿个老大和媳妇来,按说他不应该不来”白葆春老婆说。

    “你怎么这么絮叨,他有事不来就不来,你老念叨什么?”白葆春明显的不耐烦起来。

    “师娘,这您就不明白了,小六子光棍儿的时候,跟着我师傅学摔跤,不过是为了让人高看一眼,现在有了对象了,就可能抽不出时间来了,您想啊,摔跤得练功,摔的鼻青脸肿,和花前月下的搞对象,这俩滋味哪个好呢?”麻金城说。

    沈建功听着老二麻金城的话有点不对劲,他早就发现了这点,只是不知道就里,这个时候和师傅说这个话,明显是对小六子不利,想到这说:“我看也未必,小六子这次出门走的时间长,有两来月呢,他不得好好的准备准备?再说了,就是和对象告个别这也不为过呀?”

    白葆春敲了一下桌子说:“吃饭!”

    白玲始终就一个字不拉的听着,从那天晚上她真的觉得心里受不了以后,她就一直担心六哥会记恨她,虽然她也不指望六哥能如她想的那样,如果六哥真的恨上她,白玲简直就不敢想。现在的情形叫白玲认定六哥就是为了躲避自己,而且,她也看出来,由于六哥的缺席,二哥麻金城的煽风点火,爸爸已经面有愠色。她心里明白,六哥的不来的确叫爸爸心里不爽,因为他是爸爸最得意的徒弟。何况还有这个麻金城,要是这样下去,他们真的不知道要到了什么地步,而这一切都是自己引起的,白玲此时心里长了草一样,她是个快性人,听说六哥还要很长时间才能回来,她觉得无论如何也不能等,于是萌生了找六哥把话说明白的想法,可是怎么去找他呢?

    趁着和沈建功媳妇上厨房端菜的功夫,白玲问:“嫂子,你知道我六哥住哪吗?”

    沈建功媳妇听了说:“我也没去过,听你大哥说过”沈建功媳妇把地址说了一遍,白玲听了没说话,两个人进了屋子。

    此时大家已经不再说六哥的话题,一起聊着家常,麻金城好像喝了不少,这也让白玲很奇怪,因为麻金城是不轻易喝很多酒的。

    白玲决心已下,决定去找六哥,在大家都没注意的时候,她走出了家门。

    其实,白玲走到了六哥的家门口心里是犹豫的,因为她现在觉得刚才一着急有点莽撞,漫说自己不认识门,就是认识她怎么找他?见了他家里的人怎么说?六哥有了对象,一个大姑娘家深更半夜的去找他,家里的人会怎么想?现在已经很晚了,如果见不到六哥也该走了,否则就没有回去的车,既然是偷着跑出来的,家里说不定就炸了窝,左思右想在胡同口乱转。六哥只要再晚来几分钟,白玲也许就走了。白玲虽然没有发现六哥,可六哥的口哨却报了警。六哥后来回忆说,从那以后,我就没吹过口哨。

    六哥看见白玲转过头来,不由得站住了脚,看来白玲在这等了不是一会半会了,据以往的经验,她要是急了眼,六哥就会有好受的。

    “你找谁?”六哥一紧张说了一句把他自己吓了一跳的话。

    六哥的话叫白玲哭笑不得说:“你说呢?”

    “当然是,当然是找我了”六哥说完了想乐,可他知道,这样会激怒了白玲。

    “傻六子,几天不见学会装糊涂了啊?”白玲说着走到了跟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